华夏上下五千年: 祖逖中流击楫

自打匈奴人占领中原,北方有为数不少人避难到南方来。刘琨的挚友祖逖也带了几百家乡亲赶到渭河流域一带。在逃难的队列中,祖逖主动出来指挥,把温馨的舟车让给老弱有病的坐,自己的粮食、衣裳给我们一块儿吃用。我们都充分珍重她,推她做首领。

祖逖266年-321年,字士稚,范阳遒县人,大顺法学家。

到了泗口(今四川清江市北),祖逖手下已经有一批壮士,他们都是背井离乡的正北人,希望祖逖引导他们早早復苏中华。

祖逖出身于范阳祖氏,曾任司州主簿、大司马掾、骠骑祭酒、太子中舍人等职,后率亲党避乱于江淮,被授为奋威将军、豫州太师。他在建武元年317年率部北伐,得到各地人民的响应,数年间收复刚果河以南大片土地,使得石勒不敢南侵,进封镇西将领。但因势力鼎盛,受到东西夏廷的害怕。

当即,司马睿还未曾即国王位。祖逖渡江到建康,劝琅琊王司马睿说:“北齐大乱,重假设出于皇室内部自乱了阵脚,使胡人乘机会攻进了华夏。现在中国的赤子备受敌人残酷迫害,人人想要起来对抗。只要大王下令出兵,派我们去收复失地。那么北方各地的全员一定会起来响应。”

太兴四年321年,朝廷命戴渊出镇南宁,以制约祖逖。祖逖见目睹朝内明争暗斗,国事日非,忧愤而死,追赠车骑将军,部众被哥哥祖约接掌。北伐伟业也由此而未果。

司马睿并从未过来中华的打算,不过听祖逖说得有道理,也不好推辞,勉强答应她的哀求,派她做豫州(在今江西东部和江苏北部)节度使,拨给一千个人吃的粮食和三千匹布,至于人马和器械,叫他自己想方法。

祖家为北地大户,世代都有两千石的高官。祖逖少年时生性豁荡,不拘小节,轻财重义,慷慨有志节,常周济贫困,深受乡亲宗族敬爱。他成年后发奋读书,博览书籍,涉猎古今,时人都称其有赞世之才。

祖逖带着随同他联合来的几百家乡亲,组成一支军队,横渡沧澜江。船到江心的时候,祖逖拿着船桨,在船舷边拍打(文言是‘中流击楫”),向我们发誓说:“我祖逖假诺不可能扫平占领中原的敌人,决不再过这条长河。”他的意气风发的声调和轰轰烈烈的士气,使随行的勇士个个感动,人人激奋。

太康十年289年,侨居阳平郡的祖逖被郡府举为孝廉,又被司隶举为先生,但都并未应命。后来,祖逖与刘琨一同出任司州主簿。四人的涉嫌相当和谐,常纵论世事,有时夜深还不可能睡着,拥被起坐,相互鼓励道:“假若世上大乱,豪杰并起,你本人二人应在神州干出一番事业!”

到了淮阴,他们停下来一面创制兵器,一面招兵买马,聚集了两千两个人马,就向北进发了。

元康元年291年,八王之乱暴发。祖逖拿到诸王的推崇,先后听从于齐王司马冏、巴尔的摩王司马乂、豫章王司马炽,历任大司马府掾属、骠骑将军府祭酒、主簿、太子中舍人、豫章王府从事中郎。

祖逖的部队一路上得到人民的支撑,飞快收复了累累失地。当时,沧澜江以北还有为数不少霸气地主,趁中原大乱的时机,占据堡坞,相互斗争。祖逖说服他们打住内讧,跟随他协同北伐,对不听号令、依附敌人的,就坚定打击。祖逖的威信就愈加高了。

永兴元年304年,黄海王司马越拥晋惠帝讨伐科隆王司马颖。祖逖也随军出征,不料在荡阴战败,逃回荆州。惠帝被强制到长安后,范阳王司马虓、高密王司马略、平昌公司马模竞相征召祖逖,但他都不肯应命。后来,司马越任命祖逖为典兵参军、济阴教头。但祖逖适遇母丧,遂守孝不出。

刘琨在北部听到老朋友祖逖起兵北伐,也很快乐,说:“我夜间枕着兵器睡觉等天亮,就是完全要消灭敌人。现在祖逖跑到自我前边去了。”

永嘉五年311年,九江陷落,祖逖率亲族乡党数百家南下,避乱于淮泗。他躬自步行,把车马让给老弱病人,又把粮食、衣物和药物分给旁人。逃亡路上多遇盗贼险阻,祖逖应付自如,被同行诸人推为“行主”。到达泗口后,祖逖被琅琊王司马睿任命为南宁枢密使,不久又被征为军谘祭酒,率部屯驻京口

公元319年,陈留地点的强暴地主陈川投降后赵国主石勒,祖逖决定发兵进攻陈川。石勒派兵五万营救,被祖逖打得大胜。接着,后赵的将领桃豹和祖逖的下属韩潜又斗争蓬陂(在河北大封市紧邻)城。战斗了四十天,争辩不下,双方的军粮都爆发了难堪。

建兴元年313年,晋愍帝即位,以司马睿为抚军、左侍中、大大将军陕东诸军事,命其率兵赴海口勤王。当时,司马睿正开拓江南,根本无意北伐。祖逖进言道:“晋室之乱,并不是皇帝无道,百姓造反,而是藩王争权,自废武功,给了夷狄可乘之机。如今北地平民备受蹂躏,都有奋起反击之志。大王如能命将出征,让祖逖等人为统领,江北俊秀必定会望风响应,沦亡人士也会欣喜。如此,也许可以申雪国耻。”司马睿虽不愿北伐,却也不便堂而皇之反对,于是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太史,但却只拨予千人粮饷、三千匹布帛,让她自募战士,自造兵器。

有一天,祖逖用布袋装满了泥土,派一千多名士兵扛着,运到了晋营,装作运粮的样板。最后又派了多少个兵士扛着几袋米,运到半路上,故意停下来休息。

司马睿的消极态度,并未动摇祖逖的北伐决心。祖逖指点跟随自己南下的宗族部曲百余家,毅然从京口渡江北上,并在河水之中,用力拍击船楫,立誓要扫清中原。他在渡江后,暂驻淮阴,起炉冶铁,铸造兵器,又招募到士兵二千五个人。当时,兖豫一带有霸气张平、樊雅,占据谯城,聚坞自保,有兵数千人,只是在名义上臣服于司马睿,接受其给予的官职。张平部下还有董瞻、于武、谢浮等十多支小阵容,各有数百人。

桃豹在赵营内看到晋兵运来那么多的米,自然眼红,就趁晋兵休息的时候,派了大批小将来抢。晋兵丢下米袋就逃。赵营里早已断了粮,抢到了一些米,只好勉强维持几天,可是我们看看晋营里军粮那么充足,军心就动摇起来了。桃豹飞速派人向石勒求救。

建武元年317年,祖逖进驻芦洲,派参军殷乂去联系张樊二人。但殷乂却瞧不起张平,认为他不可能保住头颅。张平怒杀殷乂,并拥兵固守,与北伐军对抗。祖逖攻城不下,遂利用挑唆计,引诱张平部将谢浮。谢浮借与张平研究军情之机,杀死张平,率众归降。祖逖进据太丘,但因军中乏食,情状困难。

过了几天,石勒派了一千头驴子装运了粮食救济桃豹。祖逖早就探得资讯,在旅途设下伏兵,把后赵的粮食全体截夺下来。这样一来,桃豹再也协理不住,连夜摒弃阵地逃跑了。

张平死后,樊雅仍占据谯城。樊雅率众夜袭,直逼祖逖大营,军中大乱。祖逖沉着指挥,督护董昭英勇杀敌,终于击退樊雅。祖逖又率部追讨,却遭到张平余部的反抗,便向蓬坞堡主陈川、南中郎将王含求援。陈川、王含分别派部将李头、桓宣率军助战。祖逖让桓宣去劝降樊雅,桓宣单马入谯城,对樊雅道:“祖逖正准备荡平刘聪、石勒,需要依靠你作为后援。先前是殷乂轻薄无礼,并非祖逖本意。假如前日和好,既可建立忠勋,又能保持富贵。但若还要固执,朝廷派出猛将,凭你手下乌合之众,依照一座古城,北边又有强贼窥伺,万无一全。”樊雅遂出城归降。

祖逖领导晋兵坚苦努力,收复了黄河以南的全套领域,后赵的新兵陆续向祖逖投降的也很多。晋元帝即位后,因为祖逖功劳大,封她为镇西将军。

祖逖攻占谯城后,终于在豫州站住脚跟,打通了北伐的大道。桓宣则率部重回。不久,石虎围困谯城,王含又遣桓宣来救。石虎闻听桓宣前来,撤军而退。桓宣于是留在谯城,协理祖逖征讨不肯归附的坞堡武装。太兴元年318年,司马睿在建康称帝,建立西楚,是为晋元帝。

祖逖在作战的费力环境中,和官兵们齐心协力,自己的生活很节省,把省下的钱尽量援救上边。他还奖励耕作,招纳新归附的人。固然是跟自己涉嫌亲疏和地位低下的人,他也一律热情地对待。生地的国民都很拥护他。

李头在征讨樊雅时,力战有功,颇得祖逖礼遇,常叹道:“我若能得祖逖为主,虽死无恨。”陈川闻知大怒,遂杀死李头,李头的信任冯宠便率所部四百四个人投奔祖逖。陈川更加愤怒,派部将魏硕劫掠豫州诸郡,结果被祖逖派兵击溃。陈川非凡害怕,便率部归附后赵石勒。太兴二年319年,祖逖出兵征讨陈川。石虎则率五万人马救援,结果被祖逖征服。他洗劫豫州,带着陈川回师襄国,并留部将桃豹戍守蓬陂坞。

有两回,祖逖举办宴会招待当地老人。人们如沐春风得又是歌唱,又是舞蹈。有些老人流着泪水说:“咱们都老了,先天亦可在活着的光景里看看家属,死了也可以闭上眼睛了。”

太兴三年320年,祖逖派韩潜镇守蓬陂坞东台,桃豹退据西台。两军相持四十余日后,祖逖设计令赵军认为晋军兵粮丰裕,挫其士气。他又在汴水设伏,尽夺石勒运给桃豹的军粮,逼得桃豹退守东燕城。祖逖命韩潜进占封丘,压逼桃豹,自己则进屯雍丘

祖逖一面磨炼士兵,一面扩张军事,预备继续北伐,收复黑龙江以北的土地。啥地方想到昏庸的晋元帝对祖逖竟放心可是,怕祖逖势力太大了糟糕控制,派了一个戴渊来当征西将军,统管北方六州的枪杆子,叫祖逖归她指挥。祖逖辛劳苦苦收复失地,反而遭到朝廷的掣肘,心里很但是瘾。

击退桃豹后,祖逖又反复进军邀截赵军,使石勒在青海的力量连忙萎缩。四川国内有赵固、上官巳、李矩、郭默等割据公司,各据一方,平时接触。祖逖遣使调和,示以祸福,晓以大义,使赵固等人都遵循自己的统一指挥,成功收复长江以南中原地区的绝大多数土地。当时多瑙河沿岸还有一些坞堡主,迫于后赵兵势,不得不臣服于石勒,送子弟到襄国为质。祖逖了然他们的情境,有时还会选派小股部队,伪装抄略那一个坞堡,以标明他们从没归附曹魏,消解石勒的疑心。诸坞感恩戴德,经常救助北伐军刺探情报。祖逖因而在战场上一味高居主动地位,屡破赵军。

尽快,祖逖听说她的密友刘琨在幽州被王敦派人害死,又听说晋元帝跟王敦正在明争暗斗,心里又是焦虑,又是愤怒,终于得病死了。豫州的男女老少听到祖逖去世的消息,像死了投机的家属一样难受。

祖逖礼贤排长,善于体恤民情,即便是涉嫌亲疏、地位低下之人,也能施布恩信,予以礼遇。将士稍有微功,便会加以赏赐。他生活节俭,不畜资产,劝督农桑,带头发展生产,又收葬枯骨,深得民心。刘琨在给亲戚写信时,大力赞许祖逖威德,晋元帝也下诏升迁他为镇西名将。石勒见祖逖势力鼎盛,不敢南侵,命人在成皋县为其母修墓,又致函请求互市。祖逖虽未回信,却任凭双方互市,为此收利十倍,兵马日益健全。后来,祖逖部将童建叛归后赵,石勒将其斩杀,向祖逖示好。祖逖亦与石勒修好,禁止边将进侵后赵,边境暂得和平。

祖逖虽然尚未完结復苏中华的事业,但她这中流击楫的英雄气概,一直被后人的人所传颂。

太兴四年321年,晋元帝任命戴渊为征西名将、通判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校尉,出镇格拉茨。祖逖认为戴渊虽有才望,却无远见卓识,而且自己费力收复四川,却仍不可朝廷信任,心中十分不快。不久,祖逖又听闻王敦猖狂,朝廷内部争辩日益深远的音讯,担心内讧暴发,北伐难成,以致忧愤成疾。

祖逖虽身患,但仍图进取,抱病营缮虎牢城。虎牢城北临长江,西接成皋,地理地方非凡首要,他顾虑城南没有稳固的界线,易被敌军攻破,特意派从子祖济率众修筑壁垒。但壁垒尚未修成,祖逖便在雍丘病逝,时年五十六岁。

祖逖死后,豫州全民如丧双亲,谯梁百姓还为他修筑祠堂。晋元帝追赠祖逖为车骑将军,并命其弟祖约接掌其部众。后赵趁机入侵海南,祖约难以抵御,退据寿春。祖逖收复的海南大片土地最后又被后赵攻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