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师之变(上)–通俗西藏史51

李希烈发动叛乱未来,派兵围攻襄城(今青海襄城)。襄城责任险,泰州也吃紧了。公元783年,唐德宗从西北抽调泾原(治所在今山东泾川县北)的军队去援救襄城。泾原都尉姚令言接到指令,带了五千人马到了长安。

图片 1

泾原士兵听说朝廷下令调动,本来觉得一定有怎样犒(音kào)赏。到了长安,正碰上下雨,兵士们浑身透湿,冻得发抖。第二天,朝廷官员带着军粮去劳军。兵士们一看,都是些粗饭冷菜,大伙极度失望,气得把饭罐子踢翻了,嚷嚷说:“我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打敌人的。连饭都不让吃饱,还打什么仗呀?”

**雪域高原的古往今来——《吐蕃王朝卷》**

赤松德赞之鞭—争胜陇右

有个兵士站了出来,说:“他们当官的不给,我们自己去拿!长安有的是钱和天鹅绒。听说皇宫两边有两座官库,里面的钱和帛多得放不下。我们去拿呢!”

德宗的彷惶——泾师之变(上)

通过这么一发动,兵士们更激怒了。我们不论将领们的掣肘,乱哄哄地往城里拥去。

德宗继位初期,贬斥宦官,锐意削藩,对内任用宰相杨炎,推行两税制,改变了辽朝沿用的租庸调旧制,对外由李晟、马燧等名将领兵平复剑南割据局面,对边界最大的恫吓,吐蕃则释放善意,会盟于清水,可谓开局优秀。可惜,秦代治安之乱后,早已积重难返,德宗在克制的激励下,难免操之过急,终于酿成了泾师之变。

有人告诉唐德宗,德宗慌了神,快速派宦官带着二十车钱帛,去慰问兵士。激怒的大兵根本不理,他们杀了四叔,一股劲儿往皇宫冲。

公元781年(建中二年),河南成德左徒李宝臣死,其子李惟岳要求德宗任他为下车成德左徒,被德宗拒绝。李惟岳于是联同魏博提辖田悦、淄青大将军李正己,及山南主人提辖梁崇义一同举兵谋反。河南四镇的尚书,自从安史之乱后,变成了北周最大的割据势力,整个代宗一朝,四川藩镇父死子继、不听召令、不上赋税、随意募兵,几乎成了国中之国。德宗对于河南藩镇切齿已久,得知成德长史死去的音讯,自然不愿在后续河南令尹父死子继的传统。山西经略使看到德宗削藩之意一绝,于是先出手为强,干脆扯旗造反。

唐德宗听到乱兵快要进宫来,想召禁卫军抵抗。不过这些禁卫军腐败得很,听说泾原兵士闹起来,不敢出头。德宗没办法,只能带着纪子、王子和公主从后公园逃到奉天(今青海乾县)去避难了。

德宗随即命幽州留守朱滔、淮西少保李希烈、河东提辖马燧、昭义经略使李抱真、神策军先锋都治兵马使李晟,分兵三路举兵平乱。开首,唐军举办顺利,成德、淄青、山南主人三地皆平,只剩魏博太傅田悦还在苦苦支撑。唐庭上下,皆以为江苏削藩大事可成,就在唐军时局大好之时,领兵大将却觉得朝廷赏赐不公,因为分赃不均,而纷纷据城自立,魏博知府田悦趁机私下联系,划分地盘势力,达成一致后,于公元782年(建中三年)十9月,朱韬、田悦、王武俊、李纳同时称王。更加需上加霜的是深受德宗信任的淮宁左徒李希烈,禁不住田悦的抓住,于十2月,自封天下都师长、太守、建兴王。手握重兵的平息将领,结果在弹指间成了叛军,这种转移彻底打破了德宗削平青海藩镇的盼望。

士兵们进了官,听说国君跑了,就打开官库,拿钱的拿钱,取绸缎的取绸缎,整整闹了一夜。最后,他们找到经略使姚令言,要她拿个主意。姚令言说,还不如请军机章京朱泚(音cǐ)来做个头啊。

公元783年(建中四年)二月,李希烈率军三万围攻襄城(浙江湖州襄城县),二月,唐德宗为解襄城之围,令泾原诸道兵马接济襄城。一月,泾原提辖姚令言率五千士卒抵长安。

朱泚原来也是泾原通判。因为她二哥朱滔反叛武周,牵连到他,被唐德宗解除了兵权,留在长安,挂个校尉的名。他自然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现在泾原将士拥他做头领,怎么不愿意?

三年前,泾原战士就曾因为原州古都,地贫民敝,难以养家为由,抗拒朝廷复建原州城的召令,最后酿成士卒哗变,尽管最后在朝廷的招抚下哗变平息,但泾原士卒心中的怨恨却尚未取消。这一次离开泾州东去吉林围剿,多数官兵都带着妻儿,希望离开泾州边陲,在长安得了宫廷赏赐,好在炎黄结合,结果直到兵过长安,朝廷没有一点反应,于是怨愤之气再度弥漫。京兆尹王翃奉命犒赏军队,却只准备了粗茶淡饭,泾原军士大怒,具言:“大家将战死沙场,食且不饱,怎能拒敌!听说京城中琼林、大盈二库(国君私库),金帛盈溢,不如入内取之。”于是披甲张旗,鼓噪重临长安,泾原知府姚令言弹压不住,被士卒用长戈架了出去。

朱泚接管了长安兵权,就有一批失意政客和藩镇大将拥护他。朱泚有了兵力,就在长安立起新朝廷来,自称大秦天皇,并且亲自带兵进攻奉天。

德宗听说泾原军再一次哗变,神速命宦官前去传旨,允诺每人赏赐两匹帛,士卒闻之益怒,明西夏廷有财富,不闹就不给赏赐,于是直接射杀了传旨的二伯,拥兵冲入京城。士卒大肆掳掠京师府库财物。德宗又命出金帛二十车赐之,时乱军已入城,喧声浩浩,不可拦截。乱军入城后大呼:“百姓不用怕!大家不夺你们商货,只抢国王私财!”于是长安城内出现了奇景,乱军鼓噪前行,长安小民夹道而观,围观者数以万计,泾原军变几乎衍变成了一场市民狂欢的花车游行。

唐德宗逃到奉天,刚刚喘了口气,朱泚已经打过来了。幸亏禁卫军将军浑瑊(音jiān)赶到。浑瑊本来是郭子仪手下大将,是个很有威望的大将,由她来统领将士抵抗朱泚,人心才平稳下来。

德宗在皇宫中徘徊无计,传令禁军前来护卫,结果“上召禁兵以御贼,竟无一人至者”,原来德宗即位后,深恨代宗时,鱼朝恩、程元振等的岳父执掌禁军兵权,于是罢了宦官手中的军权,可是她相信有加、言听计从的神策军军使白志贞却是个渎职贪腐之辈。他上任禁军后,欺上瞒下、广造名册,中饱私囊,不几年功夫,就将自卫队的实力到底掏空。早年间,司农卿段秀实就曾向德宗皇上上奏,揭露禁军兵源不足,锻练无备,但德宗对白志贞依旧信任有加,不听段秀实的进谏,这一次需要禁军御贼之时,才尝到了所托非人的恶果。见势不妙的德宗只得带着,太子、贵人和一百多太监仓皇逃出长安,直奔奉天(今黑龙江乾县),这也是古代历史上第三位仓皇出逃的始祖。

朱泚督率叛军攻击奉天城。浑瑊辅导将士日日夜夜血战。朱泚使尽力气攻了一个月,还并未攻下来。朱泚着急了,派人造了特别大的云梯攻城。浑瑊在城墙边掘通了两全其美,地道里堆满了柴火,还在城头准备好大批松脂火把。叛军兵士纷纷攀着云梯往上爬,城外的箭像雨点一样射到城里,眼看城快被打下了。忽然云梯一架架都陷进地道,地道里烧着的干柴冒出烟火,城头上的唐军又往下扔火把,把云梯烧着了,大火熊熊点火,云梯上的战士被烧得焦头烂额,掉了下来。

阳春初四,德宗逃至奉天,初五,左金吾左徒浑瑊帅军赶到奉天救驾。浑瑊久经沙场,在军中素有威望,德宗见之内心稍安。浑瑊到达奉天后,立即开首布置奉天防御,这时泾原兵马使冯河清,判官姚况,听到了泾师兵变,天皇奔奉天,召集周边将士,发甲兵、器械百余车,昼夜兼程送至奉天,奉天城中正苦无器械,得到这个辎重,军卒士气大振。奉天这座在抵抗吐蕃进攻中,从未被一锅端的古都,暂时成了德宗的落脚之地。

浑瑊指点城里守军从各城门一起杀出,把朱泚叛军杀得一败涂地。

德宗仓皇出逃后,泾原乱军,冲上含元殿,在宫闱中大肆掠夺,将长安的府库洗劫一空。等到泾原军士卒抢劫完毕后,一个严重的题目摆在了泾原乱军的前方,抢了国君老儿,未来可如何做吧?君王老儿必定不会善罢停止,如果就此散去,无异于自寻死路,既然已经作乱,这就不得不在作祟那条路上,“一往无前”的走下去了。可是,想要拥兵作乱总需要有一个带头的,于是曾经的老首席营业官,官至陇右大将军、凤翔长史,现在因为兄弟朱滔作乱,被招入长安家居的朱泚(cǐ)就成了最佳的人选。

此刻,奉天外界又来了两支援军,一支是朔方少保李怀光引导的,一支是神策军大将李晟(音chéng)指点的。朱泚一看事势不妙,急忙撤了对奉天的重围,退回长安。

此时,泾原通判姚令言也想开了,事已至此,干脆就干到底吧。当夜,他就带起首中尉卒,将朱泚接进含元殿。到了宫廷大内的朱泚,如在梦中。他本认为兄弟造反,自己被罢黜兵权闲居长安,这辈子就到底交代了,作为人质不定哪一天,德宗不快乐就会掉了脑壳,哪成想还会有面南背北、称孤道寡的空子?!于是,他即时就从头集合愿意从龙的唐臣,伊始建立和睦的小朝廷。建中四年(七八三)十一月八日,朱泚从白华殿入宣政殿,自称大秦主公,改元应天。次年元月,又改国号为汉,改元君主。

唐德宗命令李怀光和李晟乘胜收复长安。哪料到李怀光到了湖州,却和朱泚暗中勾结,一起反唐。李晟到了长安城外,前有朱泚,后有李怀光,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境况极其险恶。

朱泚以姚令严为尚书、关内元师,李忠臣为司空,源休为同平章事、中书太傅,并遥立在在湖北割据的堂哥朱滔为皇太弟。源休又劝朱泚尽杀在京都未及逃脱的郡王、王子、王孙共七十七人,以绝众人归唐之望。

李晟是个有勇有谋的人。他用自己的胆气和立志激励将士,使唐军将士士气始终很精神。长安邻近的唐军都自觉接受李晟指挥。李怀光想命令他麾下将士袭击李晟,将士们都不承诺。李怀光害怕起来,先逃到河中去了。

就在朱泚登基的明日,也就是建中四年,十二月尾七日,部分大臣逃到奉天,纷纷上奏言朱泚欲反,可此时身为德宗最信任的首相卢杞还信口雌黄,声言:“朱泚忠贞,群臣莫及,我以全家百口性命,保其不反”,“待收拢乱军之后,必来迎圣上归朝”,直到这时,唐德宗居然还“亦以为然”。不过她没悟出,打脸居然来的如此快,1月十号,也就是三天后,朱泚果然来奉天了,可是她不是来迎请德宗归朝的,而是驾着天子车仗,带着泾原军卒,挥舞着明亮的刀剑,来要德宗小命的。

李怀光一逃,朱泚就孤立起来。

朱泚至奉天后,兵卒如蚁群般聚集,部队的气焰颇为盛大,但泾原军的第一次进攻,就在奉天坚城下崩了牙齿,在浑瑊的指挥下,泾原军攻城毫无进展,只得退到奉天城东三里的地方扎营,先导采纳乾陵的建筑材料修建攻城器械。随后几日,叛军连续使用云梯攻城,都被浑瑊、韩游瑰打败。朱泚于是逼迫百姓填壕沟,并于夜晚攻城,但仍旧无法破城。围城之势平素频频了一个多月,城中粮食渐渐耗尽,德宗君王每一日也只有两斛糯米果腹,负责圣上膳食的侍臣,只好趁夜间用绳子坠到城外,挖点野菜给德宗下饭。

浑瑊守住了奉天,也跟李晟互相呼应,进逼长安。唐军声势浩大,吓得朱泚龟缩在长安城里不敢出来。

德宗初至奉天城之时,曾广发勤王号令,此时明朝即便藩镇割据严重,但依旧有忠义之士。十3月首,神策军李晟自定州(今属吉林正定)发兵回援,昼夜兼程,进至东渭桥(今甘肃高陵县南),所部四千人扩展到万余人;朔方都尉李怀光率兵5万自魏县(今河南大名西南)进驻蒲城(今海南蒲城县);神策兵马使尚可孤部3000人自武关(今山西丹凤东南)进至七盘山(今蓝田南),制伏朱泚军,收复蓝田;河东太史马燧派5000兵进至中渭桥(今黄冈东);镇国大将军骆元光派2000兵进屯昭应(今青海临潼)。各路勤王兵马纷纷到达关中,朱泚也清楚时局不妙,但她手中还有一件秘密武器尚未利用,他寄希望于这件秘密武器可以帮忙她开拓奉天城,抓住德宗主公,只要抓住了李适一切就都有逆转的时机。

李晟召集将领探究什么攻城。将领们说:“当然是先打下外城,占领街坊,再出击皇宫。”

这件秘密武器就是,他发号施令长安西明寺的和尚法坚创立的特大型云梯车,云梯车高达九丈,宽也有数丈,下装巨轮,外面裹着水浸的湿牛皮,周围悬满了水囊,梯上可装兵士五百人,由数千士兵喊着号子向前推进,云梯车向前缓缓移动时,车轮碾压地面隆隆作响,可谓气势逼人。

李晟说:“街坊狭窄,假诺我们跟仇敌在街头交战,就要迫害国民。听说仇人重兵在宫闱后边的御苑里。大家不如从北面打开城墙,集中兵力向御苑进攻。这样,宫室不会遭到损坏,百姓也不受惊扰。”

就在大型云梯车建造的时候,后梁君臣便能远远望见它的体量,德宗心中惶恐,召来浑瑊问计,浑瑊对德宗说,云梯车必定沉重,我协会手上尉卒,在城下挖掘优质,地道里面堆满木柴、膏油、松脂,等到云梯车陷入地道,施以火攻便能破敌。

世家都佩服李晟想得系数。接着,李晟就分派部将进攻,先消灭城外的敌军。最终,打开了城北城墙,大批步兵骑兵一起猛攻御苑。朱泚没法抵抗,不得不丢了长安潜逃。来不及逃跑的总裁也都缴械投降了。

建中四年(公元783年)十一月十四日,云梯车造好,决定奉天命局的决战最先了。就在云梯车缓缓推向奉天城墙在此之前,叛军士兵就起来了攻城,云梯车中的兵士箭发如雨,守城的唐军死伤惨重。泾原军士卒们抱薪负土,填平壕堑,矢石、火油此时都阻挡不住叛军攻城的步伐。血战持续了一天一夜,等到十五日清早,不少叛军已经应用云梯车攻上城头,与唐军在城墙上开展肉搏,形势非凡危急。德宗君王此时早就没有怎么能够赏赐将士,激励斗志的事物了,他召来浑瑊,给了她一千多张空白的告身(委任状),授权浑瑊可以依据功劳大小任意填写,倘若委任状用完,浑瑊可以一向在官兵的随身书写所授官职,事后宫廷一律凭状授职。此时,堂堂大唐君主已经窘迫到只好给浴血奋战的将士打白条的程度了。但浑瑊却清楚,那一个白条对于生死皆在说话的指战员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于是她对德宗请求道:“奉天成败皆在此世界第一次大战,请君王亲自登城鼓舞将士士气”。德宗也理解,成败在此一举,于是鼓起勇气答应了浑瑊。

李晟进了长安,向全军将士下了指令,说:“长安居民,受够了叛军的苦,无法再去搅扰他们。”唐军进城之后,果然纪律严明,秋毫无犯。

上一节************

公元784年,李晟收复长安,朱泚被杀。唐德宗回到长安。过了一年,浑瑊又进攻河中,消灭了李怀光。这一个自称楚帝的李希烈打了四次败仗,也被部将杀了。

李晟、浑瑊为保障唐王朝的联结,立了大功。吐蕃贵族害怕他们控制兵权,对她们不利,就应用挑唆的对策。唐德宗本来猜忌功臣,又中了吐蕃贵族的计,把李晟的军权撤了,神策军归宦官了然。从此,藩镇割据没有解决,宦官的权杖倒越来越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