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弄巧成拙

原创 2017-10-26 刘德扬 个庐艺术空间

 
  秦代时期,有位歌唱家,叫孙知微。专擅长人物画,三遍,他受突伯明翰城寿宁寺的嘱托,画一幅《九耀星君图》。他用心将图用笔勾好,人物鲜活,衣带飘飘,宛然仙姿,只剩余着色最终一道工序。恰好此时有朋友请去他饮酒,他低下笔,将画仔细看了好一会,觉得还算满足,便对弟子们说:“这幅画的线条我已全体画好,只剩余着色,你们须小心些,不要着错了颜色,我去朋友家有事,回来时,希望你们画好。”

图片 1

  孙知微走后,弟子们围住画,反复寓目助教用笔的技艺和完全构图的巧妙,相互互换心得。

个庐小说  春江戏水

  有人说:“你看这水暖星君的态势多么逼真,长髯飘洒,不怒而威。”

图片 2

  还有的说:“菩萨脚下的祥云综绕,真正的神姿仙态,让人佩服。”

个庐素描  春江水暖,定该鸭知,鹅不知耶?

  其中有一个叫童仁益的学子,平常特地卖弄小智慧,喜欢哗众取宠,唯有她一个人装模作样地一言不发。

东坡《惠崇春江夜色二首》之一,“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这是一首题画诗。

  有人问她:“你干什么不说话,莫非这幅画有如何缺欠?”

图片 3

  童仁益故作高深地说:“水暖星君身边的重子神态很逼真,只是他手中的水晶瓶好像少了点东西。”

个庐小说  小憩

  众弟子说:“没察觉少什么哟。”

惠崇的《春江晚景图》没有流传下来,无福眼见。不过从东坡书生的诗中,却得以照顾其大概:天地之间,春意盎然。一片嫩绿粉红中竹影婆娑,桃花嫣然。江水悠悠,逶迤河堤两岸满是蒌蒿、芦芽,三只鸭子潜水赴浪,自在里头。

  童仁益说:“老师每便画瓶子,总要在瓶中画一枝鲜花,可本次却从未。也许是情急出门,来不及画好,我们依然画好了再着色吧。”

个庐小说  蒌蒿满地芦芽短 

  童仁益说着,用心在瓶口画了一枝艳丽的红莲花。

图片 4

  孙知微从朋友家回来,发现重子手中的瓶子生出一朵莲花,又气又笑地说:“这是何人干的傻事,若只是是画蛇添足倒还罢了,这简直是弄巧成拙嘛。童子手中的瓶子,是水暖星君用来降服水怪的镇妖瓶,你们给添上莲花,把宝瓶变成了普通装花的瓶,岂不成了天大笑话。”说着,把画撕个粉碎。

看到此间,好吃而颇善烹饪的东坡学子却在联想,这可“正是河豚欲上时”呀,接下去的嘴馋大餐、大快朵颐情景不可能不让读者想象得口水滴答,羡艳很是。

  众弟子看着童仁益,默默低头不语。
 

图片 5

    弄巧成拙的情致是:本想耍弄理解,结果做了蠢事。

个庐作品  等着瞧

只是,东坡先生的这首诗特别是里面“春江水暖鸭先知”的判断,却被后人给抬杠了。

图片 6

个庐作品  无题

康熙年间大学者、大小说家毛希龄批评这首诗说:“春江水暖,定该鸭知,鹅不知耶?”

图片 7

个庐小说  秤不离砣 公不离婆

毛希龄也不是非要跟苏东坡过不去,他何人也看不上眼。据说他读《朱子》,身边就摆个稻草人写个“朱熹”贴上去,看到书上哪些地点说得语无伦次,就要对其连打带骂,非得让这稻草人朱熹认错才行。其情其景,想来不觉莞尔。

图片 8

个庐作品  羲之所爱

从这里,大家却得以看到一个艺术创作理念的问题。对于传统,总的讲必须承受(传递、继承),具体的一对事物却无法着相。要随时代、随观念的浮动而有所突破、有所进展,不可能片面偏颇,执着于某物某事、某家某派。

图片 9

个庐随笔  阿哥追

以祥和的审美取向,在不违背艺术规律、艺术之“道”的根底上,推陈出新,烙上时代的印记,这才是大家描绘的正途。换句话说,就是要在“春江水暖”这些诗意的叙述前提下,把“知”的内蕴和外延都赋予推广,否则必定会被人诘难的——“定该鸭知,鹅不知耶”?凡水禽均知也。

图片 10

个庐著作  快看,那边苏醒一个靓女

再譬如一幅描绘创作,“画什么”决定后,“怎么着”画就分选多多了。用油彩、水彩,抑或是炎黄水墨、炭精条等等,这只是形式问题,只要能为我们团结一心想画的始末服务,能低度表述画者“心话”的其他模式都是能够行使的——定该油彩,水墨不该耶?内容决定后,情势是可以随“心”所“欲”的。这样的结果,才会真的有点子可言。

图片 11

个庐著作 款识:众皆所云蜀人悠闲,无敬业拼搏精神。窃以为谬也。其实蜀人好比水面鸭子,表面怡然自得,水下爪爪却动个不停的镐刨。

春江水暖,万物葳蕤,缘于太阳普照大地……

图片 12

个庐水墨画  鹅亦先知春江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