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匹夫之勇

  《国语》

 
出处: 《国语·越语上》勾践既许之,乃致其众而誓之曰:“吾不欲匹夫之勇也,欲其旅 进旅退也。” 
释义: 打仗不可能光凭个人的强悍,要用智谋,要靠集体的力量。 
故事: 春秋时,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克制,在清代囚禁三年,受尽了羞辱:回国后,他痛下决心自励图强,立志复国。 

  【作者小传】《国语》的作者,旧说是鲁国史官左丘明,其基于是司马迁在《都督公自序》中说过:“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后人据此认为《国语》和《左传》同出左丘明之手。但是《国语》所记内容又多与《左传》重复、冲突,由此“两书同出一人之手”的传教难以相信。近人觉着是商朝时人把各国的史料汇编而成。

  十年过去了,越国富强,兵马强壮,将士们又一遍向勾践来请战:“天子,越国的四方民众,珍惜您就象保护自己的大人一样。现在,孙子要替老人报仇,臣子要替国君报仇。请您再下命令,与南宋决一死战。” 
  勾践答应了将士们的请战要求,把军土们集合在联名,向他们表示决心说:“我听说唐朝的贤君不为士兵少而发愁,只是忧愁士兵们贫乏自强的饱满。我不愿意你们不要智谋,单凭个人的英勇,而期望您们步调一致,同进同退。前进的时候要想到会得到奖励,后退的时候要想到会受到处分。这样,就会收获应该的赐予。进不听令,退不知耻,会见临相应的查办。”
  到了出征的时候,越国的人都相互鼓励。我们都说,这样的天骄,谁能不为他牺牲呢?由于一切将士斗志异常高升,终于克服了吴王夫差,灭掉了明朝。
 

  《国语》是我国最早的国别体史书,共二十一卷,全书按周、鲁、齐、晋、郑、楚、吴、越八国分国编次,记载了从周穆王到周贞定王(公元前990年
公元前453年)前后五百余年的史事,反映了这一经久不衰历史时代诸侯各国的接触、争战等意况。全书以记言为主,与《左传》重记事不同。语言艺术虽不及《左传》,但理论严密,刻划人物也比较形象生动,对后人随笔有很大影响,在本国艺术学史上有紧要地点。  

    敢于的情致是:指不用智谋单凭个人的勇力。

  【题
解】本文选自《国语·越语》。吴、越两国,是春秋先前时期我国东南部(威斯康星河下游)的两个大国。吴在河北南方,越在浙江北部。两国土地相邻,但千古结怨,相互攻伐。公元前496年,吴王阖闾(hé
lǘ合驴)攻越,兵败,负伤而死,死前嘱咐她外儿子夫差复仇。吴王夫差练兵三年,在公元前494年,大捷越兵,越几乎到了亡国的程度。越王勾践指引五千残兵退守会稽山后,一面派医务卫生人员文种向武周求和,一面利用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政策,富国强兵,终于灭掉了金朝。

  本篇人物形象显著。勾践为了报仇复国,励精图治,发奋图强,气概悲壮。所记事件即便错综复杂,而语言却简朴明洁。文中讽谏应对文辞,能显得人物身分、意况和政治谋略,极富个性化,显示了《国语》记言的风味。

  【原文】

  越王勾践栖于会稽之上(1),乃号令于三军曰:“凡我三哥昆弟及国子姓(2),有能助寡人谋而退吴者,吾与之共知越国之政(3)。”大夫种进对曰(4):“臣闻之:贾人夏则资皮,冬则资絺(5),旱则资舟,水则资车,以待乏也。夫虽无四方之忧(6),然谋臣与爪牙之士,不可不养而择也(7)。譬如蓑笠,时雨既至,必求之。今始祖既栖于会稽之上,然后乃求谋臣,无乃后乎(8)?”勾践曰:“苟得闻子大夫之言,何后之有(9)?”执其手而与之谋。

  遂使之行成于吴(10),曰:“寡君勾践乏无所使(11),使其下臣种,不敢彻声闻于权威(12),私于下执事(13)曰:寡君之师徒不足以辱君矣(14);愿以贵重、子女赂君之辱(15)。请勾践女女于王(16),大夫女女于医务卫生人员,士女女于士;越国之宝器毕从(17)!寡君帅越国之众以从君之师徒。唯君左右之(18),若以越国之罪为不可赦也,将焚宗庙,系妻孥(19),沈金玉于江;有带甲五千人,将导致死,乃必有偶(20),是以带甲万人事君也,无乃即伤国君之所爱乎(21)?与其杀是人也,宁其得此国也,其孰利乎?”

  夫差将欲听,与之成。子胥谏曰(22):“不可!夫吴之与越也,仇讎敌战之国也;三江环之(23),民无所移。有吴则无越,有越则无吴。将不可改于是矣!员闻之:陆人居陆,水人居水,夫上党之国(24),我攻而胜之,吾不可能居其地,不能乘其车;夫越国,吾攻而胜之,吾能居其地,吾能乘其舟。此其利也,不可失也已。君必灭之!失此利也,虽悔之,必无及已。”

  越人饰美丽的女子八人,纳之太宰嚭(25),曰:“子苟赦越国之罪,又有美于此者将进之。”太宰嚭谏曰:“嚭闻古之伐国者,服之而已(26);今已服矣,又何求焉?”夫差与之成而去之。

  勾践说于国人曰:“寡人不知其力之不足也,而又与大国执仇,以暴露百姓之骨于中国(27),此则寡人之罪也。寡人请更!”于是葬死者,问伤者,养生者;吊有忧,贺有喜;送行者,迎来者;去民之所恶,补民之不足。然后卑事夫差,宦士三百人于吴,其身亲为夫差前马(28)。

  勾践之地,南至于句无(29),北至于御儿(30),东至于鄞(31),西至于姑蔑(32),广运百里(33),乃致其兄长、昆弟而誓之:寡人闻古之贤君,四方之民归之,若水归下也。今寡人无法,将帅二三子夫妇以蕃(34)。令壮者无取老妇(35),令长者无取壮妻;女生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丈夫二十不取,其父母有罪。将免者以告(36),公令医守之。生丈夫,二壶酒,一犬;生女人,二壶酒,一豚(37);生六人,公与之母(38);生二子,公与之饩(39)。当室者死(40),三年释其政(41);支子死,五月释其政;必哭泣葬埋之如其子。令孤子、寡妇、疾疹、贫病者,纳官其子(42);其达士,絜其居,美其服,饱其食,而摩厉之于义(43)。四方之士来者,必庙礼之(44)。勾践载稻与脂于舟以行。国之孺子之游者,无不餔也,无不歠也(45),必问其名。非其身之所种则不食,非其夫人之所织不衣。十年不收于国,民俱有三年之食。

  国之父兄请曰:“昔者夫差耻吾君于诸侯之国,今越国亦节矣,请报之!”勾践辞曰:“昔者之战也,非二三子之罪也,寡人之罪也。如寡人者,安与知耻?请姑无庸战!”父兄又请曰:“越四封之内(46),亲吾君也,犹父母也。子而思报父母之仇,臣而思报君之仇,其有敢不尽力者乎?请复战!”勾践既许之,乃致其众而誓之,曰:“寡人闻古之贤君,不患其众之不足也,而患其志行之少耻也。今夫差衣水犀之甲者亿有三千(47),不患其志行之少耻也,而患其众之不足也。今寡人将助天灭之。吾不欲匹夫之勇也,欲其旅进旅退也(48)。进则思赏,退则思刑;如此,则有常赏(49)。进不用命,退则无耻;如此,则有常刑。”

  果行,国人皆劝(50)。父勉其子,兄勉其弟,妇勉其夫,曰:“孰是君也,而可无死乎?”是故败吴于囿(51),又败之没(52),又郊败之。

  夫差行成,曰:“寡人之师徒不足以辱君矣!请以难得子女,赂君之辱!”勾践对曰:“昔天以越予吴,而吴不受命;今日以吴予越,越可以无听天命而听君之令乎?吾请达王甬、句东(53),吾与君为二君乎!”夫差对曰:“寡人礼先壹饭矣(54)。君若不忘周室而为弊邑寰宇(55),亦寡人之愿也。君若曰:‘吾将残汝社稷,灭汝宗庙’,寡人请死!余何面目以视于天下乎(56)?越君其次也(57)!”遂灭吴。

  选自香港古籍出版社标点本《国语》

  【译文】  

  越王勾践退守会稽山后,就向全军发表号令说:“凡是自己的小叔兄弟及全国老百姓,哪个可以匡助我击退玄汉的,我就同她伙同管理越国的政务。”大夫文种向越王进谏说:“我听说过,商人在秋天就先行积蓄皮货,春日就优先积蓄夏布,行旱路就先行准备好船只,行水路就优先准备好车子,以备需要时用。一个国家就是没有外患,可是有预谋的重臣及勇于的将士不可以不事先培养和挑选。就如蓑衣斗笠这种雨具,到下雨时,是毫无疑问要用上它的。现在你大王退守出席稽山事后,才来寻求有机关的重臣,未免太晚了吗?”勾践回答说:“能听到医务卫生人员您的那番话,怎么能算晚呢?”说罢,就握着医务人员文种的手,同他一起琢磨灭吴之事。

  随后,越王就派文种到梁国去求和。文种对吴王说:“我们越国派不出有本领的人,就派了本人这么无能的地方官,我不敢直接对你权威说,我私自同你手下的臣子说:我们越王的武力,不值得屈辱大王再来讨伐了,越王愿意把宝贵及子女,贡献给大王,以酬谢大王的辱临。并请允许把越王的丫头作大王的婢妾,大夫的幼女作后唐先生的婢妾,士的外孙女作晋代士的婢妾,越国的宝贝也一切带动;越王将指导全国的人,编入大王的武装,一切遵守大王的指挥。假若你权威认为越王的差错不可能宽容,这末大家将烧毁宗庙,把妻子儿女捆绑起来,连同金玉一起投到江里,然后再指引现在仅有的五千人同清朝决一死战,这时一人就肯定能抵几人用,这就相当于是拿一万人的武力来应付你权威了,结果不免会使越国国民和财物都境遇损失,岂不影响到大王加爱于越国的仁慈恻隐之心了吧?是宁愿杀了越国持有的人,依旧不化力气得到越国,请大师衡量一下,哪个种类便民呢?”

  吴王夫差准备接受文种的见解,同越国协定和约。吴王的大夫伍子胥劝阻说:“不行!清朝同越国,是恒久互相仇视,互相攻伐的国度,三条江河环绕着两国的幅员,两国的老百姓都不愿迁移到其它地点去,由此有清代的存在就不容许有越国的留存,有越国的留存就无法有唐代的存在。这种对抗的局面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转移的。我还听说,旱地的人习惯于旱地的生活,水乡的人习惯于水乡的生存,那一个中原的国度,尽管制伏了它们,我国人民也不习惯在这边居住,不习惯使用他们的车辆;这越国,要是战胜了它,我国老百姓既习惯在这边居住,也习惯使用它们的船舶,这种有利条件不可能错过啊!希望主公一定要灭掉越国;倘若扬弃了这个有利条件,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越国美容了多少个淑女,送给南齐的太宰嚭,并对他说:“您假设能宽容越国的罪行,同意求和,还有比那更优良的玉女送给您。”于是太宰嚭向吴王进谏说:“我听说古时进攻别国的,对方屈服了即便了;现在越国已向咱们投降了,还有如何要求啊?”吴王夫差选拔了太宰嚭的观点,同越国签订了和约,让文种回越国去了。

  越王勾践向平民解释说:“我并未算计到祥和能力的欠缺,去同强大的后周结仇,以致使得我国常见老百姓战死在旷野上,这是自己的差错,请允许我改良!”然后埋葬好战死的大兵的遗体,慰问负伤的老董;对有丧事的居家,越王就亲自前去吊丧,有喜事的人家,又亲自前去庆贺;百姓有远出的,就亲自欢送,有还家的,就亲自欢迎;凡是百姓所憎恶的事,就撤销它,凡是百姓急需的事,就及时办好它。然后越王勾践又傲慢于卑位,去侍奉夫差,并派了三百名士人去南宋做臣仆。勾践还亲自给吴王担任马前卒。

  越国的势力范围,南面到句无,北面到御儿,东面到鄞,西面到姑蔑,面积共计百里见方。越王勾践召集父老兄弟宣誓说:“我听说明代的贤明君王,四面八方的人民来归附他就象水往低处流似的。目前本身无能,只可以指点孩子百姓繁殖人口。”然后就指令年轻力壮的男儿不可能娶老年妇女,老年男子不可能娶年轻的妻妾;姑娘到了十七岁还不出嫁,她的养父母就要判罪,男子到了二十岁不娶老婆,他的父母也要判刑。孕妇到了临产时,向官府报告,官府就派医务卫生人员去护理。假使生男孩就赏两壶酒,一条狗;生女孩,就赏两壶酒,一头猪;一胎生了六个男女,由官家派给乳母,一胎生了六个子女,由官家供给口粮。嫡子为国事死了,免去他家三年徭役;庶子死了,免去他家三个月的苦活,并且也终将象埋葬嫡子一样哭泣着埋葬他。这么些孤老、寡妇、患疾病的、贫困无依无靠的人烟,官府就收养他们的男女。这一个闻名之士,官家就供给他整洁的住舍,分给他卓越的衣衫和充裕的食粮,激励他们为国尽力。对于到越国来的各方著有名气的人员,一定在清廷上接见,以示尊重。勾践还亲身用船装满了粮食肉类到四处巡视,碰到这些漂流在外的青年人,就供给他们饮食,还要了然她们的姓名。勾践本人也亲自参与劳动,不是友善种出来的东西就绝不吃,不是友好妻子织的布就不穿。十年不向平民征收赋税,百姓中每家都储存了三年的口粮。

  这时,全国的老一辈兄弟都向越王勾践请求说:“从前,吴王夫差让我们的国王在诸侯之中受屈辱,如今大家越国也曾经上了轨道,请允许让我们报这些仇吧!”勾践辞谢说:“过去大家被楚国战胜,不是公民的差错,是自身的差错,象我这么的人,哪个地方知道怎么着叫受耻辱呢?请我们要么暂且不要同大顺应战吧!”(过了几年)父老兄弟又向越王勾践请求说:“越国四境之内的人,都亲密大家越王,就象亲近父母一样。外外甥想为父母报仇,大臣想为君王报仇,哪有敢不奋力的啊?请允许同汉朝再打一仗吧!”越王勾践答应了大家的呼吁,于是召集我们宣誓道:“我听说南齐贤能的国君,不担心军队人数的欠缺,却顾虑军队士兵不懂什么叫羞耻,现在吴王夫差有穿着用水犀皮做成的铠甲的老将十万三千人,不过夫差不担心她的士兵不知晓如何叫羞耻,只担心军队人数的欠缺。现在本身要扶持上天灭掉南陈。我不指望自己的老板惟有一般人的血气之勇,而愿意我的精兵能形成命令前进就共同前进,命令后退就共同后退。前进时想到会拿到奖励,后退时想到会受到惩罚,这样,就有合乎常规的赐予。进攻时不听从命令,后退时不顾羞耻,这样就有了适合常规的徒刑了。”

  于是越国就坚决地行动起来,全国上下都互相打气。爸爸勉励她的幼子,兄长勉励他的兄弟,妻子勉励她的女婿。他们说:“哪有象我们如此的天王,我们哪能不愿战死在战场上吧?”所以首战就使宋朝在囿地吃了败仗,接着又使他们在没地受挫,在金朝首都的旷野又把吴军打得大捷。

  吴王夫差派人向越求和,说:“我的军事不值得越王来讨伐,请允许自己用财宝子女慰劳越王的辱临!”勾践回答说:“先前上天把越国送给武周,晋朝却不收受天命,近来上天把北齐送给越国,越国怎能不坚守命局而服从您吗?我要把您送到甬江、勾章以东地点去,我同你象两个国王一样,您觉得怎样?”夫差回答说:“从礼节上讲,我对越王已有过小小的恩惠了,如果越王看在吴与周是同姓的情分上,给吴一点爱抚,这就是自我的愿望啊!越王如果说:‘我要摧毁秦朝的山河,灭掉西晋的宗庙’,这就伸手让自己死吗!我还有怎么着面子去见天下苍生呢?越军可以进驻大顺了!”于是越国就灭掉了后汉。

  (陈必祥)

  【注 释】

  (1)勾践:越王允常之子。允常初曾与吴王阖闾相互攻伐,允常死,吴乃乘越之丧伐越,竟为勾践所败,阖闾伤指而死。栖:本指居住,此指退守。会稽:山名,在今广东丽水市东南。
(2)昆弟:即兄弟。国子姓:始祖的同姓,即百姓。
(3)知:主持、过问、参与。
(4)种:即文种,字子禽,北宋郢人,入越后,与范蠡同助勾践,终灭吴。功成,种为勾践所忌,赐剑自杀。
(5)絺(chī吃):细葛布。 (6)四方之忧:指外患。
(7)爪牙之士:指勇士,勇猛的指战员。 (8)无乃:恐怕。后:迟。
(9)子大夫:对先生(文种)的中号。 (10)行成:求和并达成协议。
(11)乏:此指紧缺人才。
(12)彻:通,达。大王:指吴王,特别讲究的称之为。
(13)下执事:下级工作官员。
(14)师徒:指军队士兵。辱君:屈尊您(亲自来讨伐)。辱:表示谦卑的布道。
(15)赂君之辱:慰劳您的辱临。
(16)请勾践女女于王:第一个“女”作名词,指勾践的闺女,第二个“女”作动词,指作婢妾。下两句同。
(17)从:带来。 (18)左右:作动词,处置、调遣的情致。
(19)孥(nú奴):子女。 (20)偶:一个抵多少个。
(21)伤圣上之所爱:谓吴王推恩于越,越民与越器皆为吴王所钟爱。如越人拼死决战,则越民与越器都不免受到损失,岂不影响到吴王加爱于越的仁慈恻隐之心了么?
(22)子胥(xū需):即伍子胥,名员,吴大臣。
(23)三江:指岷江、吴江、浦盘锦(黑龙江省中央)。
(24)上党之国:此指中原各国。
(25)太宰嚭(pǐ痞):太宰,官名。嚭,人名,夫差的亲信。
(26)服之:使之降服,屈服。 (27)中原:此指原野。
(28)前马:仪仗队中乘马开道的人。
(29)句无:地名,在今四川省诸暨县南。
(30)御儿:地名,在今黑龙江省南昌县境。
(31)鄞(yín银):地名,在今黑龙江省绍兴市。
(32)姑蔑:地名,在今河南省衢县东北。
(33)广运百里:方圆百里。东西为广,南北为运。
(34)二三子:你们,指人民。蕃:繁殖人口。 (35)取:同“娶”。
(36)免:同“娩”,指生产。 (37)豚(tún屯);小猪,也泛指猪。
(38)母:乳母。 (39)饩(xì细):口粮。
(40)当室者:负担家务的长子。 (41)政:征,赋役。
(42)疹:疾病。纳:收容。
(43)絜(jié洁):同“洁”。摩厉:同“磨砺”,这里有刺激的情趣。
(44)庙礼之:在太庙里接见,以示尊重。 (45)(chuò辍):给水饮。
(46)封:疆界。
(47)衣:动词,穿。水犀之甲:用水犀皮做的铠甲。亿有三千:言吴兵有十万三千人。亿:这里指十万。
(48)旅:俱。指军队有纪律地同进退。
(49)常赏:合于常规的赏赐,下文“常刑”指合于正常的刑罚。
(50)劝:勉励。 (51)囿(yòu右):即笠泽,吴地名,今东湖内外。
(52)没:吴地名。
(53)达:遗送。甬、句东:甬江和勾章以东。指今甘肃省六安县。句,同勾。
(54)壹饭:小小的恩惠。指曾有恩于越(指曾同意与越议和)。
(55)不忘周室:吴是周的同姓,故曰。寰宇:指屋檐下,也泛指房屋住处。
(56)视:视息,犹言生存。 (57)次:驻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