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下五千年: 甘露事件

从唐穆宗将来,武周的太岁都是由太监拥立的。这样一来,宦官的权位就更大了,连天子的气数都领悟在她们的手里,还有何人敢跟他们作对呢?

  唐朝事后,大顺成为第二个知名的宦官专权的朝代。与南陈相对而言,南齐宦官专权更为严重,他们的势力也更为强大。帝王式微,阉人坐大,权倾朝野,实在令人发指。宦官精晓禁军,把持朝政,不仅朝廷大臣的沉降须由太监首肯,就连君王的废立亦由太监操纵。自宪宗李纯之后,除敬宗李湛是以太子身份继续皇位外,其他诸帝无不由太监拥立。如穆宗李恒由太监梁守谦、王守圭等拥立;文宗李昂由太监梁守谦、王守澄、杨承和等拥立;武宗李炎由太监仇士良、鱼弘志等拥立;宣宗李忱由众宦官拥立;昭宗李晔由太监杨复恭、刘季述拥立。唐宪宗、唐敬宗更是被太监刘克明等杀死。
  唐文宗李昂即位在此之前饱受宦官之辱,无力招架,通常涕泪沾巾。因而,他即位之后就利用了一密密麻麻振弱图强的措施,力图根除宦官之害。由于宦官领会禁军,结果破产。因为此事暴发于皇帝召集百官观赏甘露之时,故史称“甘露之变”。
  大和元年(公元827年),文宗即位后任命宋申锡为首相,分散宦官的权限,令她企图铲除宦官势力。宋申锡在朝野口碑极好,任监察御史、礼部员外郎、翰林研究生,以廉政廉明,不结朋党著称。在长庆、宝历世风日下、朋党骤兴之际文宗任他为相,确实起到了震耳欲聋、激励人民的效果。但文宗这一纠正的坚决行为,登时引起宦官的政治警觉。加之宋申锡在企图铲除宦官的长河中,泄露机密,宦官首发制人。都尉兼右军下士王守澄,指使军虞候豆卢著诬告宋申锡勾结漳王李凑(穆宗第六子)谋反。次年宋申锡遭贬,计划败北。
  宦官头目王守澄,从宋申锡风波得出结论,必须紧紧监视唐文宗,控制他的行为,才是万全之策。大和八年(公元834年)冬日,王守澄推荐郑注做御医给文宗治病,又引进心腹李训给文宗讲说《易经》,二人就变成作家贴身近侍,文宗举手投足无不在二人的监视之下。文宗却反守为攻,给二人以高官厚禄,使为己用。命郑注为太仆卿,李训为翰林侍讲大学生,第二年秋提高李训为首相,命郑注为风翔知府,让二人内外呼应,严谨打击当权的大叔。先后将行凶宪宗的太监杨承和、王践言、陈弘志、王守澄等处死,实现了扫除宦官的率先步计划。要想彻底排除宦官势力,朝廷必须了然更多的阵容。于是李训又举荐户部参知政事王为格拉茨通判、平顶山卿郭行余为宁左徒,希望多少人在赴任此前,协理京兆少尹罗立言、金吾刺史韩约、经略使中丞李孝本等,召募吏卒诛灭宦官,除恶务尽。
  大和九年(公元835年)十二月21日在紫宸殿举行早朝时,金吾少保韩约奏报左金吾仗院内石榴树上夜降甘露。宰相李训指出,天降祥瑞于皇宫,是大唐再兴的吉祥之兆,国君应亲往礼拜上天,以求国运。于是文宗国王来到含元殿暂住,命宰相、中书、门下省官吏先往观察。众人看后奏称,不似天降的真正甘露。文宗再命神策军左右护军下士宦官仇士良、鱼志弘等,引导全体宦官前去考察真实,即刻回报,以定行止。仇士良等至左金吾仗院内时,发现韩约不知所措,又发现院内埋伏兵卒几个人,快速夺路而逃,使引诱宦官至金吾院一举解决的计划受到失败。宦官逃到含元殿之后,威胁文宗乘轿入内。李训、韩约等人尽快上殿保驾,暴发激斗。金吾卫士及都尉台兵卒约500余人上前奋击,杀死宦官数十人。但宦官将李训打伤在地,抬着散文家逃入宣政门,将门紧闭,朝臣惊散,李训逃往五指山佛寺避难。这就是野史上诛灭宦官的“甘露之变”。
  宦官威吓文宗进宫后,当即派遣神策军500人持刀出宫,逢人便杀,死者约六七百人。接着关闭城门大行搜捕,又杀1000两人。参预其事的官吏如李训、王涯、舒元舆、王、郭行余、罗立言、李孝本、韩约等人,均先后受到捕杀。甘露事变之际,郑注正带领500兵卒赴长安,中途遇变返归凤翔,亦被监军宦官杀死。甘露之变事后,由于官吏大批遭杀,朝臣空员极多,无人理事,宦官更加肆无忌惮,文宗不久即含恨而死。
  宦官专权反映了皇权外强中干的本色,显透露封建专制政权的流弊。皇上英明神武,则为太平盛世;天皇昏庸无能,后果即不堪设想。西汉中前期朝政为小叔把持,主公的废立也为三叔控制。只要天皇有些有所作为,或者不与她们合作,就会有被废杀的危险。在这种景观下,北魏还可以不灭亡吗?

唐文宗李昂(穆宗的幼子)即位的第二年,各地推荐的进士到新加坡应试。有一个举人叫做刘蕡(音fén),在试卷里公然反对宦官掌权,认为要国家稳定,应该排斥宦官,把政权交给宰相,把兵权交给将帅。

这份考卷落在多少个考官手里,考官们传来传去地看,赞不绝口,觉得不但文采好,而且说理精辟,是篇难得的好作品。不过到了决定选取的时候,哪个人也不敢表示态度,因为录取了刘蕡,得罪了大爷,他们的座席也就保不住了。

结果,跟刘蕡一起来投考的二十二人都中了,刘蕡却落了选。刘蕡是我们公认的优异人才,这一次因为说了些正直话落选,我们都认为委屈了她。中选的举人说:“刘蕡落选,我们倒中了榜,太叫人惭愧了。”

唐文宗在宦官操纵之下过日子,自己也很气恼,他一心想除掉宦官。有三遍,唐文宗生了一场病,急于找大夫。正好宦官头子李守澄手下有个主任叫做郑注,精通医道。王守澄把她援引给唐文宗治病。文宗服了她的药,果然病一每一天好了四起。唐文宗很喜悦,召见郑注,发现郑注口齿伶俐,像是个有才干的人,就把他唤醒为提辖大人。

郑注有个朋友李训,原是个很不得志的小领导,听到郑注受到朝廷重用,就带了一些礼品求见郑注。郑注正好想找个臂膀,就请王守澄把李训推荐给文宗。李训也得到文宗的倚重,后来,竟被升级为首相。

李训、郑注六人获取了唐文宗的深信,文宗把团结想除掉宦官的隐私告诉他们。他们就跟文宗秘密协议,想法削弱王守澄的权。他们询问到王守澄手下有个宦官仇士良,跟王守澄有争论,就请文宗封仇士良为左神策中士,指点一部分禁卫军。

随着,李训又解除了王守澄的军权。王守澄失了兵权,就容易摆布了。最终,唐文宗给王守澄一杯毒酒,把他杀了。

去了王守澄,接下去就要除掉仇士良了。李训经过一番图谋,联络了禁卫军将军韩约,决定出手。公元835年的一天,唐文宗上朝的时候,韩约上殿启奏,说禁卫军大厅后院的一棵石榴树上,前些天夜间降了甘露。

原来,封建王朝是最讲迷信的,天降甘露被认为是好征兆。李训当即指引文武百官向文宗庆贺,还请唐文宗亲自到后院观赏甘露。

唐文宗命令宰相李训先去察看。李训装模作样到院子里去兜了一转回来说:“我去看了一下,恐怕不是真正甘露,请君主派人复查。”

唐文宗又吩咐仇士良指引宦官去看看。仇士良叫韩约陪着一起去。韩约走到门边,神情紧张,脸色也发白了。仇士良发现这些情况,觉得奇怪,问韩约说:“韩将军,您怎么啦?”

正说着,一阵风吹来,吹动了门边挂的布幕。仇士良发现布幕里埋伏了重重手拿明晃晃武器的小将。

仇士良大吃一惊,急速退出,奔回唐文宗这里。李训看到仇士良逃走,登时命令埋伏的警卫赶上去。哪晓得仇士良和五伯们曾经把文宗抢在手里,把她拉进软轿,抬起就走。

李训赶上去,拉住文宗的轿子不放,一个太监抢前一步,朝李训劈胸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仇士良趁机扶着散文家的软轿,进内宫去了。

李训预谋失利,只能从小吏身上讨了一件便衣,化装逃走。仇士良霎时派兵出宫,大规模搜捕一些在场机关的领导,把他们全都杀害。李训东奔西逃,走投无路,在半路被杀。郑注正从凤翔带兵进京,得到音信,想打退堂鼓凤翔,也被监军的宦官杀死。

唐文宗和李训、郑注策划的杀宦官的图谋彻底失败,在这一次事变后受株连被杀的一千两个人。历史上把这几个事件称为“甘露之变”。

从这么些事件后,宦官把唐文宗严密监视起来,唐文宗的日子更伤感。过了五年得病死去。仇士良立文宗的哥们李炎即位,这就是唐武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