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深责之切——《论语》学习101

朽木不可雕
 
出处《论语·公冶长》

图片 1

    万世师表的学子宰予,言辞美好,说起话来不断动听。起首,孔 子很欣赏这么些徒弟,以为她必然很有出息。但是不久,宰子暴露出懒 惰的疾病。 一天,孔夫子给弟子讲课,发现宰予没有来听课,就派弟子去找。 一会儿,去找的徒弟回来报告说,宰予在房里睡大觉。 至圣先师听了悲伤他说: “腐烂的木头不可以雕刻,粪土一样的墙壁不可以粉刷。最初自己听见 别人的话,就相信他的作为必将与她说的同一;现在自我听旁人的话 后,要观看一下她的一言一行。就从宰子起,我改变了态度。”
 

公治长篇第五·九(101)

    朽木不可雕
的意味是:〖解释〗腐烂的木头无法雕刻。比喻人不可培养或事物和形势败坏而不得救药。亦作“朽木难彫”。亦作“朽木不雕”。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钱穆译】宰我白日睡觉,先生说:“烂木不可以再雕刻,肮脏的土墙不能够再粉饰,我对宰予,仍是可以有何责备吁!”先生又说:“从前自己对人,听了他讲话,便信他的所作所为了。现在我对人,听了她开口,再得看他的作为。这一神态,我是因对宰予而改变的。”

【杨伯峻译】宰予在光天化日睡觉。孔仲尼说:“腐烂了的木头雕刻不得,粪土似的墙壁粉刷不得;对于宰予么,不值得责备呀。”又说:“最初,我对每户,听到她的话,便相信他的行事;明天,我对人家,听到他的话,却要考察他的一言一行。从宰予的事件以后,我改变了姿态。”

【傅佩荣译】宰予在光天化日睡觉。孔丘说:“腐朽的木头没有章程用来商量,废土砌成的墙壁没有办法涂得平平整整。我对予有什么样好责怪的吧?”孔丘又说:“过去自家比较外人,听到她的布道就相信他的所作所为;现在本人相比较旁人,听到他的传教,还要观看她的作为,还要考察他的行事。我是看出予的例证,才改变态度的。”

杇,涂墙的泥刀。诛,责备。

从本章可以看看,至圣先师也是一个人性显然的人,他直爽率真、嫉恶如仇,但从这里我们还要可以见到至圣先师是一个严酷的教员,他大发雷霆,把宰我骂得狗血喷头,实际上他这样掏心掏肺的责骂,是对不听话的学员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大家再来看看宰我。

宰予,字子我,亦称宰我,春秋末鲁国人,万世师表弟子,言语科的高才生。他能排在子贡之前,我想得益于他的口齿伶俐、能言善辩。聪明的学童一般不是很老实的,他们有他们的盘算,有她们特殊的办事模式。比如宰我,他两回和孔夫子在课堂上反驳,孔丘对她当成又爱又恨,甚至部分时候被气得快昏过去。

诸如他和尼父琢磨三年之丧,他说:“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论语·阳货21》)孔夫子当场没有责备她,只是问他这样做是不是安慰。宰我说她安详。万世师表说,只要心安,你就足以这样做。等宰我出去后,孔丘心中的愤怒再也憋不住了,他愤然骂道:“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家长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论语·阳货21》)

宰我很淘气,有时候简直调皮到家了。有五次,他问孔丘“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论语·雍也24》)意思是说有人报告仁者井中有仁,仁者是不是也要随之跳入井?一般老师遭受这样的题目半数以上会气死,孔丘强压愤怒,他说:“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可欺也,不可罔也。”意思是说,你可诱骗仁者去看,但不可能陷害他入井。他可被骗,但不会因骗而凌乱。

日常的经历也告诉我们,假使一个名师对你不管不顾,听之任之,他这是对你承担啊?当然不是,俗话说“严师出高徒”,只有对学员认真负责,敢较真,能倾注真心,这样的严师才是好元帅,只有爱之深才能责之切。

孔丘也从这一事件中汲取一个经验,“听其言而观其行”,才能确实领悟一个人。一个好的师资就是能敏锐地从常常中窥见经验,找出规律。

学习本章,我们好像看到了至圣先师被气得红扑扑的脸,挥舞着双手,一句比一句严苛的话从他口中飞出。所以说《论语》不只有是语录,它有故事,有内容,而且富有情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