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纪|虽不得宠却能母仪天下,自己长寿却致王朝灭亡

汉成帝是个荒淫的天子,即位将来,朝廷的政权渐渐落在外戚(太后依旧皇后的老小叫外戚)手里。成帝的阿妈、皇太后王政君有六个哥们,除了一个早死去外,其他五个都被封为侯。其中最大的王凤还被封为大司马、太守。

图片 1

王凤掌了领导权,他的多少个弟兄、侄儿都充裕骄横奢侈。只有一个孙子王莽,因为她老爹死得早,没有那种骄奢的习气。他像平时的学子一样,做事谨慎小心,生活也正如节俭。人们都说王家子弟数王莽最好。

01

王凤死后,他的四个弟兄前后接替他做了大司马,后来又让王莽做了大司马。王莽很上心招揽人才,有些读书人慕他的声望来投奔,他都收留了。

王政君,魏郡元城(今江西大名县东)人,是阳平侯王禁的次女,大妈李氏,本是王禁正妻,因其专横善妒,与任何妾室关系不睦,遭到王禁休弃,而后改嫁给深圳郡的苟宾为妻。

汉成帝死了后,不出十年,换了六个太岁——哀帝和平帝。汉平帝即位的时候,年纪才九岁,国家大事都由大司马王莽作主。有些吹捧王莽的人都说王莽是平静南陈的大功臣,请太皇太后王政君封王莽为安汉公。王莽说什么也不肯接受封号和领地。后来,经大臣们反复劝说,他只接受了封号,把封地退了。

传说,李氏怀着王政君时,曾梦见月光照射到自己的胸前。

公元2年,中原爆发了旱灾和蝗灾。由于多少年来,贵族、豪强不断吞噬土地,剥削农民,逢到灾荒,老百姓没法活下来,都骚动起来。

日趋长大的王政君,没有遗传小姑张扬猖獗的性情,反而养成了温顺谦和的好品行。

为了缓和老百姓对宫廷和官僚的痛恨,王莽提议公家节约粮食和布帛。他协调先拿出一百万钱,三十顷地,当作救济灾民的费用。他这么一起首,有些贵族、大臣也不得不拿出有些土地和钱来。

待到豆蔻年华,更是出落得貌美如花,而且充足精明能干。可惜,出身豪门,样貌出众的王政君,却时运不济。

太皇太后把新野(今甘肃新野)的二万多顷地赏给王莽,王莽又推辞了。

最先王政君被许配给一户住户,可是亲事刚谈成不久,男方突然死了。后来东平王愿纳她为妾,但还没过门,东平王也奇怪逝世了。

王莽还派两个心腹大臣分头到各地点去考察风土人情。他们把王莽不肯接受新野封地这件事到处宣扬,说王莽怎么虚心,咋样谦让。当时,中小地主都恨透了兼并土地的强暴,一听王莽连封给她的土地都不用,就觉着他是个伟大的好人。

他的生父觉得很想拿到,难道外孙女有克夫之象呢?便立即派人为幼女占星,没悟出,六柱预测者却说:“因她是梦月入怀的,所以此女贵不可言。”

王莽越是不肯受封,越是有人要求太皇太后封他。据说,朝廷里的重臣和地方上的父母官、平民上书请求加封王莽的人共有四十八万五个人。有人还采集了多种多样歌颂王莽的文字,一共有三万多字。王莽的威望就一发高。

听了占星者的话,王禁才安下心来,最先让姑娘抓紧时间,学习各个才艺,然后,在王政君十八岁这年,将她献入宫中,做了家人子。

别人越是吹捧王莽,汉平帝可越觉得王莽可怕,可恨。因为王莽不准平帝的生母留在身边,还把他舅家的人杀光。汉平帝逐渐大了,免不得背地说了些抱怨的话。


有一天,大臣们给汉平帝上寿。王莽亲自献上一杯毒酒。

图片 2

汉平帝没有疑虑,接过来喝了。

02

其次天,宫里传出话来,汉平帝得了重病,没有几天就死了。王莽还假惺惺哭了一场。汉平帝死的时候才十四岁,当然没有子嗣。王莽从刘家的皇家里找了一个两岁的幼孩为皇太子,叫做孺子婴。王莽自称“假国君”(假是代理的情致)。

一年多过后,皇太子刘奭宠爱的司马良娣病故了,良娣临死前告诉太子,说是有其他姬妾咒她死,因而,太子在悲痛欲绝之际,迁怒于其他姬妾,根本不肯与他们接近。

稍稍大方官员想做开国元勋,劝王莽即位做始祖。王莽也觉得做代办君主不如做真圣上。于是,有一批吹捧的人纷纷打造出成千上万信奉的事物来骗人。什么“王莽是真命始祖”的书籍也发觉啦,什么在汉高祖庙里还发现“汉高祖让位给王莽”的铜匣子啦。

汉宣帝刘询知道了此事,为了皇家后继有人,便让皇后在后宫之中,挑选部分适龄的宫女,送给太子。

直白以推让出名的王莽这会儿不再推让了。王莽向太皇太后去讨辽朝君主的玉玺。王政君这才大吃一惊,不肯把玉玺交出来。后来被逼得没法子,只可以悻悻地把玉玺扔在地上。

皇后摸索之后,挑中了多少个女孩子,王政君就在其列。

公元8年,王莽正式即位称君王。改国号叫新,都城仍在长安。从汉高祖称帝起首的西汉王朝,统治了二百十年,到这时候就终止了。

忧心忡忡的太子,对这七个女生并未丝毫感兴趣,但他又不想忤逆皇后的懿旨,便随口说道:“其中有一个人方可。”

王莽做了圣上,打着复古改制的招牌,下令变法。第一,把全国土地改为“王田”,不准买卖;第二,把佣人称为“私属”,不准买卖;第三,评定物价,立异币制。

因为王政君恰好坐得最靠近太子,且打扮朴素,所以,咱们都认为太子是爱上王政君了,就顺理成章地将他送到了太子宫,成为了刘奭的枕边人。

那多少个改革,听起来都是好事情。可是没有一件不是办得挺不佳的。土地改制和家奴私属,在贵族、豪强的不予下,一起初就没法进行;评定物价的权了然在贵族官僚手里,他们刚刚利用职权投机倒把、贪污勒索,反倒扩张了人民的痛苦。币制改了几许次,钱越改越小,价越作越大,无形之中又刮了老百姓的一笔钱。

原来太子的姬妾,已有十两人,但鉴于他们长日子饱受冷落,导致多年来无一人怀孕。

这种复古改制,不但面临农民反对,许多中等地主也不匡助他。三年之后,王莽又下了命令,王田、奴婢又有何不可买卖了。

相反是王政君,一夜宠幸之后,便争气地怀孕了,这让宣帝异常开心。

王莽还想借对外战争来缓和国内的矛眉,这一来又引起了匈奴、西域、西南各部族的不予。王莽又征用民伕,加重捐税,纵容残酷的命官,对普通人加重刑罚。这样,就逼得农民只可以起来对抗了。

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王政君产下一名男婴,这年她二十一岁。满脸笑意的宣帝,亲自为皇孙赐名为刘骜,字太孙,还将以此小孙儿通常带在身边,亲自指导。

黄龙元年(公元前49年),汉宣帝驾崩,刘奭即位,是为汉元帝。他先封王政君为婕妤,三天过后,将她升封为皇后,刘骜也被封为了太子。

即使已经贵为后宫之主,可是,由于元帝的日益疏远,王政君并不曾因为生下外甥,而赢得应有的溺爱。

其子刘骜最初仍然很好学的,言行也低调谨慎,不过后来,却慢慢变得贪图享乐,不思上进,一点也不给王政君长脸,元帝觉得他不堪大任。

此刻令元帝心生欢喜的,是她的宠妃傅婕妤(后为昭仪)的幼子,定陶王刘康,其实,元帝心中属意刘康做皇太子。

王政君与哥哥王凤,以及不学无术的太子刘骜,都对元帝的神态,感到深深的恐怖。

幸得史丹大力拥护,元帝也设想到王政君为人稳重体面,况且,太子又被汉宣帝所钟爱,犹豫再三,依旧控制不废太子了。


图片 3

03

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汉元帝去世,刘骜即位,为汉成帝,尊四姨王政君为皇太后。

舒适的王政君,开头大封王室外戚,兄长王凤被封为大司即刻卿,同母四哥王崇为安成侯。

没多久,又同日加封王谭为平阿侯、王商为塞尔维亚贝尔(Bell)格莱德侯、王立为红阳侯、王根为曲阳侯、王逢时为高平侯,世称“五侯”,从此,王氏外戚大权在握,一家独大。

王政君仗着温馨前天的地位,甚至还想参照汉武帝时的外戚田蚡,给自己同母异父的兄弟苟参封侯,好在碰到了成帝的拒绝,但仍然给了他一个中水衡节度使的职务。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依靠太后的涉嫌,王氏家族在汉室刘家的王室当中,担任着多数高位,简直是手段遮天,为所欲为。

成帝即位多年,由于人体较弱,始终未曾子嗣,遂趁定陶王刘康来朝时,请她留下来,陪伴自己。

成帝与王政君认为大局已定,也就不计前嫌,对待刘康很是温馨,不过霸道的王凤,却心有顾虑,要求刘康疾速回去封国去,无奈之下,为了保命,刘康只可以离开。

京兆尹王章实在看可是去,劝成帝无法再任用王凤,并专门推荐了名声在外的安卡拉王之舅冯野王。

王凤得知后,以称病不仕相吓唬,并献上言辞哀婉的文字给成帝,表明赤诚之心。王政君听闻此事,整日以泪洗面,不惜绝食抗议。

汉成帝在大姑和舅舅的两上边夹击下,再加上自小事事依赖王凤的原故,终于心软不舍,缴械投降,继续起用他。

王凤摸清了小天皇的底线,还职后,第一时间诛杀了王章,从此一发随意妄为。

本身外戚残害忠良,王政君视而不见,反而觉得对她们的封赏还远远不够。

她因为怜悯自己的兄弟王曼早死,没有被封侯的空子,而平阿侯王谭、斯图加特侯王商等人时常表彰王曼之子王莽,仁孝宽厚,便追封王曼为新都哀侯,以王莽嗣侯位,并任命他为大司马。

后人问题,平昔烦扰着成帝,在定陶恭王过世后,其母傅昭仪贿赂王根,希望能让定陶恭王之子刘欣继承皇位。在王根的全力保举下,刘欣顺利地被立为了太子。


图片 4

04

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三月,醉生梦死的汉成帝,暴毙于爱妃赵合德的卧榻之上,刘欣登基,是为汉哀帝,尊王政君为太皇太后。

哀帝即位后,对树大根深的王氏外戚至极忧虑,便出手排挤他们的势力,努力深化皇权。

接着,他又增强协调祖母和大姨家族傅氏与丁氏的地方,封祖母傅昭仪为恭皇太后,四姨丁姬为恭皇后,食邑与王政君相等。

王政君对此忧心忡忡,于是,故技重施,她指使王莽假辞回乡,自己也作势要大义灭亲,再加上多位重臣的求情,哀帝即便心中不满,但要么召回了王莽。

哀帝与王氏之间的奋斗,并没有就此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司隶知府解光,上书弹劾王根的各样罪行,哀帝借机将王根逐出迪拜,并将王氏举荐的臣子悉数罢免。

高昌侯董宏以“母以子贵”之名,请尊哀帝生母丁姬为帝太后。

此言一出,登时面临大司马王莽、都督孔光、左将军师丹等人的坚定反对。羽翼未丰的哀帝,迫于压力,忍痛将董宏免为平民。

一回,未央宫中进行宴会,内者令为傅昭仪设帷幄,坐于王政君旁。

不料,王莽大声呵斥道:“定陶太后只是是一个藩妾而已,怎能与至尊并坐!”遂指使婢女撤去其座。

决不可能令祖母和生母以及她们的家门,享受到应该的光荣和权利,从来是哀帝心中的隐痛,他也在为此锲而不舍不懈地抗争着,一点点地打击着王氏外戚的势力。

两年后,哀帝顶住压力,尊傅昭仪为帝太太后,丁姬为帝太后,猖獗的王莽,则被贬逐新野,王氏势力就此跌落谷底。

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哀帝念在王政君年事已高,心怀仁慈,将王莽与平阿侯王仁召还首都,侍奉王政君。此举,无异于引狼入室,自取灭亡。


图片 5

05

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七月二十六日夜,素以“断袖之癖”著名于世的汉哀帝,无子而亡。

王政君闻听死讯,尽管年纪已老,但头脑清醒,她连忙移驾未央宫,部署我子弟控制范围。

并令王闳出马,威胁董贤交出了哀帝托付给他的玉玺,之后交给了王政君。

自知难逃一死的董贤,回家后与爱妻双双轻生,赵飞燕和哀帝的傅皇后,被王政君逼死,已故的傅昭仪和丁姬的墓葬,也被人扒开,哀帝所拔擢的傅、丁两家外戚,同样被王氏家族铲除干净。

延续坐镇后宫的王政君,仍然被尊为太皇太后,立常州王刘衎为帝,是为汉平帝。

此刻,王氏外戚老的老,死的死,小的又不成气候,就剩下正当壮年的王莽,他为了促成自己的远大抱负,对王政君百般讨好。

王莽主动指出为王政君的姐妹们加封,使得这一个遭逢人情的老婆们,整日称誉她孝顺有礼。

她着想到王政君常年呆在宫中,难免心思抑郁,便经常举行许多王政君可以参与的外出运动。

更显卑微的是,就连王政君的侍女之子生病,王莽都前去亲身侍候。

这么过分殷勤之态,足见她的胸怀叵测,可悲的是,王政君却毫无察觉,还沉侵其中,自得其乐呢。

元始五年(公元6年),汉平帝死后,孺子婴继位,众人在王莽的私自授意下,请求他效仿周公辅佐周成王的先例。

王政君尽管不容许,但事已至此,已经无力阻挡。于是,王莽顺应民意,辅佐孺子婴,自称是摄国君。


图片 6

06

朝中大臣和平民百姓,或让步于王莽的武力,或存见风使舵之意,或藏投机取巧之心,不言而喻为了取悦于他,在民间卖力地打造了多处祥瑞。

美其名曰接受天意,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王莽篡汉,建立新朝,他让怀化侯王舜去向王政君索要玉玺。

以至这时,王政君才彻底看清王莽的狼子野心,她再也顾不得平时里的适用仪态了,对着王舜一顿臭骂。

骂他们猪狗不如,骂他们狼心狗肺,骂他们不懂知恩图报,骂他们不知仁义之道,骂他们没有忠君之心。

她越说越激动,愤怒与悔恨的泪水,交织在一块儿,如泉涌般,喷薄而出。

王舜固然心存愧疚,但她要么硬着头皮说:“臣等已经无话可说了,但王莽如故一定要得到传国玉玺,太皇太后您能到死都不拿出去啊?”

王政君不情愿地取出传国玉玺,用力地砸到地上,让她亲手将此贵重之物交给篡位小人,她是无论怎么样也做不到的。

拿着碎了一角的玉玺,王莽仍旧非常心满意足,大摆筵席,为此庆祝。

随后,王莽大改两汉延续了四百多年的各个规章制度,包括衣裳建筑等,人家都要新朝新气象。

备感愧对先皇愧对祖先的王政君,在始建国五年(公元13年)逝世,享年八十四岁,死后与汉元帝刘奭合葬于渭陵。

—END—

本文图片选自电视机剧《母仪天下》剧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