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上下五千年: 霍光辅政

汉武帝为了打匈奴,通西域,再增长他的生活奢靡,喜欢讲排场,还迷信神仙,连年大兴土木,耗费了汪洋的人工、物力。许多年来,把文帝、景帝时候积累起来的钱财、粮食花得几近了。

原标题:霍光秉政的光景十三年,“百姓充实,四夷宾服”

为了弄钱,他选定残酷的官僚,加税加捐,甚至让有钱的人方可掏钱买爵位,卖官职。那么些人做了官,当然要拼命搜刮老百姓,再加上水灾旱灾,逼得百姓难过日子,各地方就有许许多多村民起来对抗官府。

霍光秉政的光景十三年,“百姓充实,四夷宾服”

到了他在位的尾声几年,他才决定结束用兵,并且提倡改革农具,革新耕种技术。他还亲身下地,做个耕种的榜样,吩咐全国官吏鼓励村民扩大生产。这样,国内才渐渐稳定下来。

图片 1

公元前87年,汉武帝得病死了。即位的汉昭帝年纪才八岁。按照汉武帝死前的叮咛,由参知政事霍光来支援他。

目前,曾在电视机台热播的电视机连续剧《云中歌》,就是为了抓住眼球,借汉昭帝与汉宣帝的故事,加油添醋编撰出了穿越时空的狗血故事。而真正的汉昭帝,则是这么的。

霍光了然了清廷大权,帮忙汉昭帝继续使用休养生息的方针,减轻税收,缩小劳役,把国家大事管理得很好。

汉昭帝刘弗陵(公元前94年-前74年),南陈第八位国君,汉武帝刘彻少子,母为赵婕妤(钩弋夫人)。汉昭帝继位时年仅八岁,在托孤大臣霍光、金日磾、桑弘羊等辅政下,承袭汉武帝先前时期政策,与民休息,加强北方戍防。

只是朝廷中有多少个大臣却把霍光看作眼中钉,非把她除了不可。

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召开“盐铁会议”,就武帝时期盐铁官营、治国理念等问题,召集贤良教育学探讨。会后,罢除榷酒(酒类专卖)。元凤元年(公元前80年),以谋反罪诛杀桑弘羊、上官桀等,专任霍光。进一步改良武帝时制度,罢不急之官,减轻赋税。因上下措施非常,武帝中期遗留的争论基本拿到了决定,明代王朝衰退趋势得以扭转,“百姓充实,四夷宾服”。

左将军上官桀想把他六岁的外孙女,嫁给汉昭帝做皇后,霍光没有同意。后来,上官桀靠汉昭帝的姊姊盖长公主的协助,让外孙女当上了皇后。上官桀和她的幼子上官安想封盖长公主的一个身边人做侯,霍光无论怎么着不依。

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刘弗陵因病驾崩,年仅二十一岁,在位十三年。谥号孝昭国王,葬于平陵。

上官桀父子、盖长公主都把霍光看作眼中钉,他们同流合污了燕王刘旦,想方设法要冤枉霍光。

刘弗陵是汉武帝刘彻的二儿子,小姑赵婕妤(钩弋夫人)以“奇女人气”得宠,号称“钩弋子”,居住在钩弋宫中。太始三年(公元前94年),赵婕妤生下刘弗陵。据说,刘弗陵和上古的尧帝一样,都是怀孕十1月而生,于是,称其所生之门为“尧母门”。

汉昭帝十四岁这年,有两次,霍光检阅羽林军(太岁的禁卫军),还把一名通判调到他的令尹府里。上官桀他们就掀起这两件事,假造了一封燕王的奏章,派一个隐秘冒充燕王的行使,送给汉昭帝。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发生著名的巫蛊之祸。皇后卫子夫与太子刘据因受苏文、江充、韩说等人诬陷不可能自明而起兵,兵败后自杀,之后数年,汉武帝从来未曾再立太子。原太子刘据死后,汉武帝三子刘旦上书父皇,自愿进京担任皇宫保卫,希望得立为太子,汉武帝大怒,立杀刘旦派来的行使,并削其三县;汉武帝四子刘胥为人奢侈,喜好游戏,行为举止毫不能度,未被立储;五子刘髆系李夫人所生,李广利的外甥。

这封信上忽视说:太尉霍光检阅羽林军的时候,坐的舟车跟始祖坐的一律。他还自作主张,调用太师。这其中肯定有阴谋。我乐意离开自己的领地,回到上海来保卫天子,免得坏人作乱。

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卫青利和首相刘屈氂谋划立刘髆为太子,事发后,李广利投降匈奴,刘屈氂被腰斩。

汉昭帝接到这份奏章,看了又看,把它搁在一派。

后元元年(公元前88年)1十一月,即汉武帝去世的前几年,刘髆去世

其次天霍光要进宫朝见,听到燕王刘旦上书告发他的音讯,吓得她不敢进宫。

立子杀母:刘弗陵是汉武帝最年幼的幼子,征和三、四年间(公元前90年―前89年),汉武帝认为,年仅五、六岁的刘弗陵体格健壮、聪明伶俐,很像她少年之时,因而特意宠爱刘弗陵,对他抱有很大期待。汉武帝有意传位于刘弗陵,就命内廷画工绘制“周公辅成王”的美术,赐给奉车太尉霍光,暗示群臣,自己欲立三外孙子刘弗陵为皇太子。为了防备投机死后主少母壮、汉初吕后之事重演,汉武帝将刘弗陵的三姑钩弋夫人赐死。

汉昭帝吩咐内侍召霍光进来。霍光一进去,就脱下帽子,伏在地上请罪。

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十二月十二日,汉武帝病重,将年仅八岁的刘弗陵立为太子。十月十三日,汉武帝诏近臣托孤,任命奉车都尉霍光为大司马、御史,接受遗诏辅政。加封金日磾为车骑将军,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粟御史桑弘羊为教头大夫,共同辅佐少主。

汉昭帝说:“通判固然戴好帽子,我晓得有人故意陷害你。”

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五月十四日,汉武帝病逝。二月十五日,刘弗陵登基为帝,是为汉昭帝,封其姊鄂邑公主为长公主,入住皇宫。依照汉武帝遗诏,由大将军霍光主持国政、领长史事,车骑将军金日磾、
左将军上官桀为其援手。始元元年(公元前86年),辅佐朝政一年多的金日磾病逝,霍光掌握了金朝政坛的最高权力。

霍光磕了个头说:“皇上是怎么知道的?”

霍光与同为辅政大臣的金日磾和上官桀都有联姻关系,上官桀之子上官安,娶了霍光长女为妻,生有一女上官氏,两家结为姻亲,关系密切,每当霍光休假外出或沐浴时,上官桀平常代替他处理国家政务。

汉昭帝说:“这不是很精通啊?都督检阅羽林军是在长安邻近,调用大将军仍然近来的事,一共不到十天。燕王远在北部,怎么能领略这些事?即便知道了,顿时写奏章送来,还不及赶到这儿。再说,校尉如果实在要叛乱,也用不着靠调一个大将军。这明确是有人想陷害御史,燕王的奏疏是无中生有的。”

始元四年(公元前83年),汉昭帝年十二岁,鄂邑长公主为其选皇后,上官安打算让年仅六岁的幼女上官氏,入主后宫,遭到霍光反对。

霍光和其它大臣听了,没有一个不佩服少年的汉昭帝的智慧。

上官安与鄂邑长公主的情夫丁别人关系要好,转而透过公主成功实现目标,立外孙女上官氏为皇后(即上官皇后),自己则因姻亲升为车骑将军,封桑乐侯。上官家族为了回报鄂邑长公主,想将丁旁人封为列侯(玄汉有确定,非列侯不可以娶公主),被霍光以“无功不得封侯”驳回。

汉昭帝把脸一沉,对重臣们说:“你们得把很是送假奏章的人抓来查问。”

霍光从前又曾多次阻止上官家族其他亲属封官,双方就此结怨,成为政敌。尚书大夫桑弘羊自恃功高,为后辈求官,被霍光拒绝,且二人的政治主张有严重分歧,因此桑弘羊怨恨霍光。汉昭帝的兄长燕王刘旦,因为当时从未有过被立为太子,也心存怨恨;于是,这几股政治势力暂时联合起来,试图杀死霍光,废掉刘弗陵。

上官桀怕昭帝追查得紧,他们的阴谋要露馅,对汉昭帝说:“这种小事情,君王就不用再探索了。”

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上官桀、燕王刘旦等人,加紧了政变的备选干活。燕王刘旦将夺得帝位的赌注压在上官桀身上,前后派遣十六个人,带了许许多多金银珠宝,贿赂长公主、上官桀、桑弘羊等人,以求帮助他夺得帝位。他们袭用“清君侧”的老一套,令人以燕王刘旦的名义上书昭帝,捏造说:“霍光正在检阅京都兵备,京都紧邻道路已经戒严;霍光将被匈奴扣留十九年的苏武召还首都,任为典属国,意欲借取匈奴兵力;霍光擅自调整所属兵力等等。所有这多少个,是为推翻昭帝,自立为帝。”并扬言,燕王刘旦为了防备奸臣变乱,要求入朝宿卫。

打这儿起,汉昭帝就嘀咕起上官桀这一伙人来。

立马制度,吏民上书言事,霍光以领抚军先看(实际上霍光是事先批阅),遇有不好的,可压下不报。上官桀只有等到霍光休假沐浴时,才能代替霍光处理奏章。于是,上官桀趁霍光沐浴之机,将奏章送到昭帝手中,上官桀想通过昭帝把这事批复下来,而后再由他遵守奏章内容来发表霍光的“罪状”,由桑弘羊社团朝臣共同要挟霍光退位。他们一贯不想到,当燕王刘旦的书信到达汉昭帝的手中后,就被汉昭帝扣压在那边,不予理睬。次日早朝,霍光已意识到上官桀的举止,就站在张贴武帝所赠“周公辅成王图”的画室之中,不去上朝,以此要求汉昭帝表明态度。

上官桀等并不就此罢休,他们背后地钻探好,由盖长公主出面,请霍光喝酒。他们布置好埋伏,准备在霍光赴宴的时候刺死她,又派人打招呼燕王刘旦,叫他到都城来。

昭帝见朝廷中一向不霍光,就向朝臣打听,上官桀乘机回答说:“因为燕王告发他的罪状,他不敢来上朝了。”昭帝下诏,召校尉霍光进宫,霍光除下将军冠,叩头自责。汉昭帝说:“将军戴上冠,我精通这封书信是在造谣诋毁,将军无罪。”霍光说:“帝王是怎么了然的?”昭帝说:“将军到广明亭去,召集郎官部属罢了。假设你要调动所属兵力,时间用持续十天,燕王刘旦远在异乡,怎么可以通晓吧!况且你只要真的要推翻我,也无须如此大动干戈!”上官桀等人的阴谋被十四岁的汉昭帝一语揭露,所有在朝大臣对昭帝如此聪明善断,无不表示惊呆,霍光的辅政地位拿到了巩固。

上官桀还打算在杀了霍光之后再废去昭帝,由他自己来做君主。没悟出有人早把这些秘密泄露了出去,让霍光知道了。

上奏书的人后来下落不明了,官府追捕得很紧。上官桀等人恐惧,就对昭帝说:“小事不值得探究。”昭帝不听。之后,上官桀一党如故派人诋毁霍光,汉昭帝怒道:“上卿是忠臣,先帝让她辅佐朕,敢有中伤他的按罪处置。”上官桀等不敢再说。昭帝也就此越是接近霍光而疏远上官一派。

霍光快捷报告汉昭帝。汉昭帝命令节度使田千秋迅速发兵,把上官桀一伙统统逮起来镇压。

元凤元年(公元前80年)2月,上官桀等的阴谋被揭发后,准备发动武装政变。他们计划,由长公主设宴邀请霍光,命埋伏的精兵将霍光杀掉,废汉昭帝。鄂邑长公主门下的稻田使者(管理稻田租税的官员)燕仓知情了她们的阴谋,向大司农杨敞(司马迁之婿)告发,杨敞转告了谏议大夫杜延年。

汉昭帝才二十一岁就得病死去,没有男女。霍光听了别人的观点,把汉武帝的一个儿子、昌邑王刘贺立为主公。刘贺原是个浪荡子,他从昌邑(今江苏巨野东南)带来了二百两个亲信,每天跟他们共同吃喝玩乐,即位才二十七天,就做了一千一百二十七件不该做的事,把皇宫闹得乌烟瘴气。

于是乎,汉昭帝、霍光领悟了上官桀等人的配备政变计划。在政变发动在此之前,首发制人,将上官桀、桑弘羊等主谋政变的重臣统统逮捕,诛灭了他们的家族。鄂邑长公主、燕王刘旦自知不可以获取赦免,先后自杀。九岁的上官皇后因为年龄幼小,又是霍光的女儿,所以,未被废除。

霍光和大臣们一探讨,联名上书,请皇太后下诏,把刘贺废了,另立汉武帝的祖孙刘询,就是汉宣帝。

内争平定后,霍光得到了汉昭帝的面面俱到信任。不但霍光本人权倾朝野,“威震全球”;他的外甥霍禹、侄孙霍云,还变成统率宫卫郎官的中郎将;霍云的兄弟霍山,官任奉车太史节度使;六个女婿分别出任东宫和西宫的卫尉,掌管整个皇宫的戒备;堂兄弟、亲戚也都担纲了宫廷的基本点职务,形成了一个盘根错节、遍布后晋王室的宏大的势力网。

至今,霍光已经改为当时其实的万丈统治者。霍光秉政的上下十三年,“百姓充实,四夷宾服”。

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五月十七日,刘弗陵因病崩于长安未央宫,年仅二十一岁。十月七日,葬于平陵,谥号为孝昭天子。司马光评价汉昭帝:“以孝昭之明,十四而知上官桀之诈,固可以亲政矣。”

(本篇完)重回微博,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