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下五千年: 田单的火牛阵

乐毅出兵半年,接连攻下晋代七十多座城市。最后只剩了莒城(今台湾莒县,莒音jǔ)和即墨(今浙江平度县东南)六个地方。莒城的南陈先生立齐王外儿子为新王,就是齐襄王。乐毅派兵进攻即墨,即墨的守城医生出去抵抗,在战斗中受伤死了。

  147 火牛阵

即墨城里没有守将,差点儿乱了四起。这时候,即墨城里有一个齐王远房亲戚,叫做田单,是带过兵的。大家就选举他做将军,引导我们守城。

田单是后汉田氏远房的贵族。齐湣王在世的时候,他在临淄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官。赶到燕军打到临淄的时候,城里的人纷纷往外逃难。他也趁机本族的人坐着车逃到安平[在河北省临淄县东]。这回逃难给了她一个新的动机。他以为车轴在车轱辘外面伸出一个头来,不光太占地方,还易于破坏。他把本族的车全改了,把车轱辘外头伸出的这截轴头锯短了,再拿铁皮把车轴包上。这种纤维改良正跟赵武灵王把长袖子改为短袖子一样,只是为了方便罢了。可是也有人我笑她,说:“把车轴头锯得那么短,还像个什么样样儿呐?”日子不多,燕军攻破了安平,安平人争相地乱跑,路上车辆拥堵得像打转的牛阵。车轴头伸在外面老遭受此外车辆,有的车动不了啦;有的刹不住车,车轴折了翻了车。这么些嘲谑过田单的人有许多给燕军俘虏去了。田单这族人因为有了那小小一点改进,居然脱险逃到即墨。为这一个,田单出了名。
   
接着,燕国武装部队来打即墨。即墨大夫出去一打,打了败仗,受了有害,没多大会儿死了。城里没有人主持,军队没有人指点,差点乱起来。大伙儿就公推田单为名将,才有个带头的人。田单亲自操作跟战士们齐心协力,又把本族人和投机的老伴也都编在阵容里。即墨的人见她有这种忘我的精神,特别敬佩他。
   
田单知道乐毅的本领,不敢出去跟她开仗,老是挺严实地把守着城。等到燕惠王一即位,田单就钻了空子,暗中派人上燕国街头巷尾散布谣言。燕惠王果然派骑劫去打即墨。田单头一步“挑拨是非,挑唆君臣”的心计办到了。他又采用军事里的信仰,向战士们告诉,说:“老天爷在梦里跟我说了,北宋仍可以强起来,燕国准得败落;再过几天,老天爷一定打发个军师来,敌人就快战胜仗了。”
   
田单在军事里挑了一个挺机灵的小兵叫她装做“老天爷的参谋”,给他穿上专门的服装,叫她朝南坐着。将来田单每逢下令,先去禀告“军师”,这么些命令就不行受到爱抚。他对城里的普通人说:“军师嘱咐说,‘在吃早饭跟吃晚饭的时候,先得祭祖宗,祖宗的神仙就来协理我们’。祭祖挺省心,只要在屋檐上搁上一点点儿吃食就行。”城外燕国人听说城里来了一位老天爷的智囊,已经有些恐怖了,后来又看见好些鸟儿每日早晚两趟飞到城里去,就一发害怕起来了。互相传说着,“老天爷辅助明朝,我们可有什么办法呀?”
   
田单还叫多少个机密到城外去商量。他们说:“以前昌始祖太好了,抓了俘虏还不错地待他们,城里的人自然就是了。假若燕国人把俘虏的鼻子削去,西楚人还敢打仗吧?”有的说:“我们先人的坟都在城外,燕国武装部队要真刨起坟来,可如何做呐?”这种仨一群儿、俩一伙儿的座谈传到了骑劫的营盘里。骑劫听见了那些话,就真把明代俘虏的鼻头都削去,又叫士兵把武周城外的坟都刨了,把尸体的骨头拿火烧了。即墨的人闻讯燕国三军这样虐待俘虏,全愤恨起来。后来他们在城头上瞧见燕国的小将刨他们的祖坟,就都哭了,咬牙切齿地痛恨敌人,大伙儿全都一心一意地要替祖宗报仇。
   
即墨的士兵们和群众都纷纷向田单请求,一定要跟燕国人拼个死活。田单就分选了五千名先锋队,一千头牛,先操练起来,叫老头儿和女生们在城头上值班。他又采访了民间的黄金,打发多少人作伪即墨城里的有钱人,偷偷地给骑劫送去,说:“城里粮食已经完了,不出三天就得低头。贵国军事进城的时候,请求你保全我们的妻儿。”骑劫快意地满口答应,还提交他们几十面小旗子,叫她们插在门上,作为标志。骑劫得意洋洋地跟将士们说:“我比乐毅咋样?”他们说:“强得多了!”这一来,燕军净等着田单来投降,用不着再战斗了。
   
这一个派去的人回来报告了田单将来,田单就把那一千头牛打扮起来。牛身上披着一件褂子,上边画着红红绿绿、希奇古怪的花头;牛犄角上捆着两把尖刀;牛尾巴上系着一捆吃透了油的麻和苇子。这就是准备冲锋的牛队。这五千名“敢死队”的脸庞也都打上五色的花脸,一个个拿着大刀、阔斧跟在牛队前边。到了半夜里,拆了几十处城墙,把牛队过来城外,牛尾巴上点起火来。牛尾巴一烧着了,它们可就犯了牛性子,一向向着燕国兵营冲过去。五千名“救死队”紧跟着杀上去。城里的小人物狠命地敲着铜盆、铜壶,也趁机跟到城外来呐喊。一立时大肆的喊杀声夹着鼓声、铜器声,打破了宁静的黑夜,吓醒了燕国人的好梦。大伙儿手忙脚乱,慌里慌张地找不着家伙了。睡眼惺忪地一瞧,成千成万的妖魔尾巴烧着火,脑袋上长着刀,已经冲过来了,后头还跟着一大群希奇古怪的精灵。胆小的吓得腿也软了,走不动。逃命要紧,见了“老天爷的智囊”派下来的鬼魅,哪个地方还敢反抗呐?别说一千对牛犄角上的刀扎伤了稍稍人,这五千名敢死队砍死了略微人,就是燕国军事自己连闯带跺地一乱也够受的了。骑劫坐着车,打算杀出一条活路,正可巧碰上了田单。这一个自认为比乐毅强得多的大将就给田单像抹臭虫一样地抹死了。
   
田单整顿了军队,接着还往下反攻。全国哄动起来。已经投降了燕国的官兵一听到田单打了胜仗,燕国的大将已经死了,都准备归顺田单。田单的武装打到何地,哪个地方的东汉人都打跑仇人,向我国反正。各地群众先后响应,田单的武力就越是大。不到多少个月工夫,乐毅占领的七十五个城,全都收回来了。将士们和群众为了田单恢复生机了父母之邦,立了大功,要立他为齐王。田单说:“太子法章住在莒城,我是远族,哪里能自立为王呐?”他就从莒城把太子法章接到临淄来。择了个好光景,祭拜太庙,太子法章正式做了天皇,就是齐襄王。
   
齐襄王对田单说:“东晋已经亡了,全靠叔父重新建立起来,这一个功劳实在太大了,叫我怎么来报答您啦?叔父开始在安平出了名,就封叔父为安平君吧。”田单当时谢了恩。齐襄王又拜王孙贾为亚卿。一边迎接了太尉嬓的丫头,立她为皇后。
   
燕惠王自从骑劫打了败仗之后,才想起了乐毅的裨益,后悔也不及了。他来信再去请乐毅来,乐毅回了她一封信,表达他不可能回到的难题。燕王阴郁,又怕乐毅在赵国怨恨他,就把他的幼子乐闲封为昌国王。这一来,乐毅好像做了燕国跟赵国和好的中间人。最后儿他死在赵国。
   
赵国跟燕国和好的时候,秦国屡次三番地来侵犯赵国,可都给大将廉颇打回来了。秦昭襄王没法儿,只好假意跟赵国和好。他想用其余手段来惩罚赵国。

田单跟战士们齐心协力,还把本族人和投机的家人都编在阵容里,抵抗燕兵。即墨人都很钦佩他,守城的士气旺盛起来了。

 

乐毅把莒城和即墨围困了三年,没有攻下来。燕国有人妒忌乐毅,在燕昭王面前说:乐毅能在半年之内夺取七十多座城,为啥费了三年还攻不下这两座城呢?并不是他从不这一个能耐,而是想收服南齐人的心,等西汉人归顺了她,他自己当齐王。

评:“火牛阵”是南宋很是有名的一个战例,是野史上以少胜多的又一个经典。由于它是田单领导即墨军民打败燕军的战乱,由此又叫“田单败燕”。以少胜多的战役连连有着众多相似的地点。一般而言,其胜利者往往会在战前做好丰硕的准备,利用各样手法降低或免除对己方不利的要素;其战败者往往是麻木不仁大意,一再犯错,给了劣势方以可乘之机。而火牛阵之所以经典就是田单巧妙地使用了“牛”这种动物,弥补了己方战力的欠缺,从而得到了决定汉代天意的转折性的赢球。

燕昭王非常相信乐毅。他说:“乐毅的功绩大得没法说,就是她真的做了齐王,也是一心应该的。你们怎么能说她的坏话!”

   
金朝即使靠此战苏醒了多方面的领土,但其实力毋庸置疑大损,再也无力争霸天下。加上前面东晋也被秦国接二连三的败北,实际上秦国统一天下已是大势所趋。在整饬都被弱化的情事下,赵国就成了扛起抵抗秦国大旗的国家。秦赵多少个国家有战有和、斗智斗勇,带给了我们有的是非凡的典故,且看下一节的“完璧归赵”。

燕昭王还当真打发使者到临淄去见乐毅,封乐毅为齐王。

乐毅非凡感激燕昭王,但宁死也不肯接受封王的一声令下。

那样一来,乐毅的威望反而更高了。

又过了两年,燕昭王死了。太子即位,就是燕惠王。田单一听到那多少个信息,认为是个好机遇,暗中派人到燕国去散布流言,说乐毅本来已经当上齐王了。为了讨先王(指燕昭王)的好,才没接受称号。目前新王即位,乐毅就要留在北宋做王了。假使燕国另派一个大将来,一定能攻下莒城和即墨。

燕惠王本来跟乐毅有肿块,听了那多少个谣传,就控制派大将骑劫到北魏去替代乐毅。乐毅本来是赵国人,就回去赵国去了。

骑劫当了大将,接管了乐毅的大军。燕军的指战员都不服气,可我们敢怒而不敢言。

骑劫下令围攻即墨,围了几许层。不过城里的田单,早已把决战的步子准备好了。

隔了不多天,燕国兵将听到附近老百姓在座谈。有的说:“从前乐将军太好了,抓了活捉还好好对待,城里人当然用不到怕。假如燕国人把俘虏的鼻头都削去,南齐人还敢打仗吧?”

部分说:“我的上代的坟都在城外,假诺燕国军队真的创起坟来,可咋做吧?”

这多少个议论传到骑劫耳朵里。骑劫就真正把南陈俘虏的鼻子都削去,又叫兵士把清代城外的坟都刨了。

即墨城里的人闻讯燕国的大军这样虐待俘虏,全都气愤极了。他们还在城头上瞧见燕国的兵士刨他们的祖坟,恨得咬牙切齿,纷纷向田单请求,要跟燕国人拼个死活。

田单还打发多少人作伪即墨的财主,偷偷地给骑劫送去金银财宝,说:“城里的食粮已经完了,不出几天就要低头。

贵国武装力量进城的时候,请将军保全大家的家眷。”

骑劫掀拳裸袖地经受了财富,满口答应。

这样一来,燕军净等着即墨人投降,认为用不到再战斗了。

田单挑选了一千两头牛,把它们打扮起来。牛身上披着一块被子,下面画着五彩、希奇古怪的花样。牛角上捆着两把尖刀,尾巴上系着一捆浸透了油的苇束。

一天上午,田单下令凿开十几处城墙,把牛队赶来城外,在牛尾巴上点上了火。牛尾巴一烧着,一千五头牛被烧得牛性子发作起来,朝着燕军兵营方向猛冲过去。齐军的五千名“敢死队”拿着大刀长戟,紧跟着牛队,冲杀上去。

城里,无数的无名小卒都一头赶到城头,拿着铜壶、铜盆,狠命地敲打起来。

时而,一阵暴风骤雨的呐喊声夹杂着鼓声、铜器声,惊醒了燕国人的梦乡。大伙儿睡眼蒙胧,只见火光炫耀,成百上千脑袋上长着刀的怪兽,已经冲过来了。许多小将吓得腿都软了,何地还想抵抗呢?

别说那一千四头牛角上捆的刀扎死了有些人,这五千名敢死队砍死了有些人,就是燕国部队自己乱窜狂奔,被踩死的也不胜枚举。

燕将骑劫坐着战车,想杀出一条活路,啥地方冲得出来,结果被齐兵围住,丢了生命。

齐军乘胜反攻。整个古时候都轰动起来了,那多少个被燕国攻城掠地地点的指战员百姓,都烦扰进军,杀了燕国的守将,迎接田单。田单的武装打到哪个地方,哪里的全民群起响应。不到多少个月工夫就收复了被燕国和秦、赵、韩、魏四国占领的七十多座城。

田军把齐襄王从莒城迎回临淄,金朝才从几乎亡国的程度中恢复生机过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