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上下五千年: 孟尝君的门下

秦昭襄王为了拆散齐楚联盟,他使用二种手段。对西楚他用的是硬手段,对晋朝他用的是软手段。他听说晋朝最有势力的重臣是孟尝君,就邀请孟尝君上湖州来,说是要拜他为首相。

夏朝四公子:西夏的信陵君魏无忌、赵国的平原君赵胜、楚国的春申君黄歇、齐国的孟尝君田文

孟尝君是汉代的贵族,名叫田文。他为了巩固团结的身份,专门招收人才。凡是投奔到她门下来的,他都收留下来,供养他们。这种人誉为门客,也称为食客。据说,孟尝君门下一共养了三千个食客。其中有成百上千人实际上远非什么样本领,只是混口饭吃。

孟尝君仗义,有穷日公子之首,出身齐天皇室。姑丈田婴辅佐三代齐王,当国相。田婴妻妾众多,田文只是田婴众多幼子中的一个,并不出彩,而且他依旧小妾所生。田文剩下的时候田婴让小妾把田文扔了,小妾不肯带去娘家抚养到十几岁才和田婴相认。田婴大怒,田文上前施礼。问为何不认我。田婴说七月出生的儿女长到和门一样高的时候就会给家门带来不幸,田文哈哈大笑。说人的天命即使天机决定的你没什么可担心的,即使真是门决定的您把门加高点就行了呗。田婴被反驳的哑口无言。只能认田文这外甥。一天父子俩聊天,田文问田婴儿子的幼子叫什么?田婴说是外甥。田文又问外孙子的外甥叫什么?田婴说外甥的幼子是曾孙,外甥的外甥叫玄孙,田文又问:这玄孙的儿子呢?田婴大怒,有完没完啊,四世同堂都很稀少了,你已经问到了第六代了,你又再问第九代的,他爱叫什么叫什么嘛。田文笑道你连你的玄孙都看不见,玄孙的外甥跟你一点关系也未尝你的面相,所言所语旁人也记不住这您现在挣下的翻天覆地的家底给何人挣得。您辅佐了三代齐王,吴国富强了啊?老百姓的活着具有改变吗?咱家穿的好吃的好,亲戚们也生活舒适。这家业不是要传给子孙吗?为什么不用这一个事物收买当时的民心?让大王和平民爱戴您吗?从此田婴把田文带在自己身边。田文名声大噪,大家都呼吁让田文做田婴的继承者。之后田文继承了田婴的爵位。这就是从此享誉的孟尝君。孟尝君做到玄汉的相国大招宾客。一日冯谖来见孟尝君,穷的分外。说想当孟尝君的门下。冯谖说会吃饭。孟尝君问家人冯谖干嘛呢平常。冯谖天天都是谈着温馨的破宝剑唱歌:剑剑大家回家吧,这没肉吃。这时候能吃到肉是很难的,孟尝君就给冯谖肉吃。过了几天又问冯谖咋样,他照样唱歌说出门没马车。孟尝君就给她量马车。孟尝君过几日又问冯谖,冯谖还唱歌说回家吧,没钱呀。孟尝君气坏了,但如故给她钱。孟尝君当时出事儿了,他的封地薛城广大人欠债还不起,孟尝君就派了冯谖去收债。冯谖问回来的时候需要带哪些啊?孟尝君说你看我缺什么就给自身带哪些呢。冯谖到了薛城,收了债后。宰了牛请所有的债务人一起进餐。我们都去白吃,冯谖就给大伙说你们都是欠债的人,已经还了得一笔勾销,没还的得告诉我如何时候还。有没有实在还不停的?有人说不行还不住,冯谖就把债条一把火烧了。冯谖回到了临淄见到孟尝君。孟尝君气坏了。冯谖说我走的时候问您带什么,您说了带你缺的事物。我觉着您最不道德,缺仁义。能还钱的人一度将钱给你还了。孟尝君说还了的钱你都买牛买酒
啦。冯谖说自家不买牛不买酒这么些人都无法来,暂时不可能还的人本身早已告诉您还的光阴了永远还不上的这自己就给你带来仁义。齐王听信谗言,罢免了孟尝君的相国职位。孟尝君回到老家还没进到薛城,远远的就来看薛城人扶老携幼,焚香顶礼欢迎孟尝君。孟尝君很震撼,知道冯谖当年买的慈爱有多难得。冯谖说没什么,狡兔三窟。您这才一窟,薛城。临淄,上饶。这多少个地点我也帮您搞定。冯谖出使秦国见到秦昭襄王。正是因为秦昭襄王使用反间计让齐闵王罢免了孟尝君的国相,因为秦昭襄王想把孟尝君拉来做相国。冯谖给亲昭襄王说孟尝君被齐闵王赶出来了无路可去。能否来你这做相国。冯谖让秦昭襄王派使臣出使古时候请孟尝君。冯谖超越回到临淄探望齐闵王说大王你不了然,把孟尝君废了,秦王要我们孟尝君去做相国。对我们楚国不利啊。齐闵王又使孟尝君官复原职。不过秦昭襄王不精通这是冯谖做的动作,依旧对孟尝君一往情深。过了几年秦的态度强硬,武周派孟尝君出使秦。孟尝君一去昭襄王很愉快,昭襄王不让孟尝君走了,让她留给了在秦做相国。孟尝君拒绝。被关了起来。不过没法脱身,秦国贵族泾阳君就给孟尝君出主意,把金银财宝都给本人,我帮您去贿赂大臣让他放了你。泾阳君找到昭襄王的宠妃,说请他拉扯给昭襄王说好话。妃嫔说愿意帮忙无法白协助,看到孟尝君来的时候献给大王白狐裘我想要这几个。泾阳君就告知孟尝君说贵人要这白狐裘,孟尝君心里犯难这么些很难找的。秦王的白狐裘可以偷出来,应该在仓房里。当时有食客和孟尝君来到秦国,有一食客就说援救去弄白狐裘。说本来是做小偷的,这人到了库房偷到白狐裘。白狐裘送给了宠妃。宠妃就给昭襄王说让把孟尝君放了。孟尝君连夜赶紧逃跑,跑出了函谷关下坏了,函谷关还没开门呢要等着鸡打鸣才开门。几人学鸡鸣,看守关的人就觉得是真的鸡鸣了,开门后孟尝君才方可避开。这就是鸡鸣狗盗的故事。

孟尝君上遵义去的时候,随身带了一大帮门客。秦昭襄王亲自欢迎他。孟尝君献上一件纯白的狐狸皮的大褂作相会礼。秦昭襄王知道这是很名贵的银狐皮,很手舞足蹈地把它藏在内库里。

秦昭襄王本来打算请孟尝君当首相,有人对她说:“田文是唐朝的贵族,手下人又多。他当了军机章京,一定先替孙吴打算,秦国不就危险了呢?”

秦昭襄王说:“那么,如故把她送重临吗。”

她俩说:“他在此时已经住了广大生活,秦国的场所他差不多全知晓,何地能随随便便放她重回吧?”

秦昭襄王就把孟尝君软禁起来。

孟尝君分外焦躁,他精晓得秦王身边有个宠爱的贵妃,就托人向她求助。这些贵人叫人传达说:“叫自己跟大王说句话并不难,我一旦一件银狐皮袍。”

孟尝君和手下的门下探讨,说:“我就这样一件,已经送给秦王了,哪个地方还是可以要得回去呢?”

里面有个门客说:“我有措施。”

同一天夜间,这一个门客就摸黑进宫殿,找到了内库,把狐皮袍偷了出去。

孟尝君把狐皮袍子送给秦昭襄王的宠妃。这一个嫔妃得了皮袍,就向秦昭襄王劝说把孟尝君释放回去。秦昭襄王果然同意了,发下过关文书,让孟尝君他们回来。

孟尝君拿到文书,急快速忙地往函谷关跑去。他怕秦王反悔,还改名换姓,把公文上的名字也改了。到了关上,正赶上半夜里。按照秦国的老实,天天中午,关上要到鸡叫的时候才许放人。大伙儿正在愁眉苦脸盼天亮的时候,忽然有个门客捏着鼻子学起公鸡叫来。一声随后一声,附近的公鸡全都叫起来了。

守关的人听到鸡叫,开了城门,验过过关文书,让孟尝君出了关。

秦昭襄王果然后悔,派人来到函谷关,孟尝君已经走远了。

孟尝君回到南陈,当了西晋的相国。他门下的门下就更多了。他把门客分为几等:头等的食客出去有车马,一般的帮闲吃的有鱼肉,至于下等的帮闲,就不得不吃粗菜淡饭了。有个叫做冯驩(一作冯煖)的老伴,穷苦得活不下去,投到孟尝君门下来作食客。孟尝君问管事的:“这厮有什么本领?”

经营的答疑说:“他说没有什么样本领。”

孟尝君笑着说:“把她留给吧。”

治理的知情孟尝君的情趣,就把冯驩当作下等门客对待。过了几天,冯驩靠着柱子敲敲她的剑哼起歌来:“长剑呀,我们回去吧,吃饭没有鱼呀!”

管理的告诉孟尝君,孟尝君说:“给他鱼吃,照一般门客的伙食办呢!”

又过了五天,冯驩又敲打他的剑唱起来:“长剑呀,我们回去吧,出门没有车哟!”

孟尝君听到那么些状态,又跟管事的说:“给她备车,照上等门客一样对待。”

又过了五天,孟尝君又问管事的,这位冯先生还有什么样看法。管事的应对说:“他又在唱歌了,说怎么没有钱养家呢。”

孟尝君问了一晃,知道冯驩家里有个老娘,就派人给她老娘送了些吃的穿的。这一来,冯驩果然不再唱歌了。

孟尝君养了这么多的门下,管吃管住,光靠他的俸禄是遥远不够花的。他就在大团结的封地薛城(今河南滕县东南)向老百姓放债收利息,来保持他家的皇皇的损耗。

有一天,孟尝君派冯驩到薛城去收债。冯驩临走的时候,向孟尝君告别,问:“回来的时候,要买点什么事物来?”

孟尝君说:“你瞧着办吧,看我家缺什么就买怎么。”

冯驩到了薛城,把欠债的国民都召集拢来,叫他们把债券拿出去核对。老百姓正在悄然还不出这多少个债,冯驩却精晓假传孟尝君的主宰:还不出债的,一概免了。

老百姓听了将信将疑,冯驩干脆点起一把火,把债券烧掉。

冯驩赶回临淄,把收债的图景原原本本告诉孟尝君。孟尝君听了异常生气:“你把债券都烧了,我这里三千人吃什么!”

冯驩不慌不忙地说:“我临走的时候你不是说过,这儿缺什么就买什么样吗?我认为你这儿其它不缺乏,紧缺的是小人物的情义,所以自己把‘情义’买回来了。”

孟尝君很不载歌载舞地说:“算了吧!”

后来,孟尝君的声名越来越大。秦昭襄王听到蜀国引用孟尝君,很担心,暗中打发人到南陈去散播谣言,说孟尝君收买民心,眼看就要当上齐王了。齐湣王听信这一个话,认为孟尝君名声太大,威吓她的身份,决定收回孟尝君的相印。孟尝君被革了职,只能重回她的领地薛城去。

那儿,三千多食客大都散了,只有冯驩跟着他,替他开车上薛城。当她的舟车离开薛城还差一百里的时候,只见薛城的老百姓,扶老携幼,都来迎接。

孟尝君看到这番情景,非凡令人感动。对冯驩说:“你过去给本人买的‘情义’,我明天才来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