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的农起义代表–葛荣

红云九天
自从义军发展很快。这时,清廷大为吃惊,赶忙从四面八方调兵遣将,进行镇压,致使起义军节节败退。姜映芳经过了累累之英武血战,脚负重伤,仍率领数骑突围至青江高拐,终于被俘。
姜映芳被俘后,据说清江厅清军入将曹元兴(又名曹和尚)将他排除到铜仁。官府以高官厚禄利诱姜映芳投降,要他招抚数万的众多,所谓的“改邪归正”,不再进行反抗清王朝。这些利诱遭到了姜映芳的整肃拒绝,说:“我们侗家从来是虎死英雄在,哪有让步的理!”于是清政府将他“凌迟处死。”所谓“凌迟处死”之刑,就是预先斩身体四肢,然后又就此刀子刺穿喉管。据说姜映芳以奋勇就算
义时,他的平等股血气从喉咙冲上了上,化举行一样朵红云,浮于皇上九天九夜间。后人都说,那是姜映芳的英灵!直到现在,侗族人民还时常要高天红云,世世代代传颂着姜大王“打富济贫”的变革故事。

     
葛荣领导之从义军包围了相州(今河南安阳),准备下相州之后就往洛阳攻。起义军的开路先锋过汲郡(今河南卫辉),他们沿途处死官僚地主,夺取大地主的资产。北魏之大将尔朱荣带领七千骑兵,急忙奔扑相州。胜利使葛荣有了严重的鄙视的情怀。得到北魏军来上之音讯继,他本着部将说:”你们准备一些长绳,等尔朱荣一来,就跟我抓俘虏。”葛荣的军向前迎敌,列阵几十里。尔朱荣集中骑兵奇袭起义军的薄弱处,两人马在相州城下,展开了殊死激战。混战中葛荣生擒被俘,起义军群龙无首,只得放下武器,起义军失败了。葛荣于送至洛阳后杀害。

   

     
北魏后期,统治者日趋腐化。高阳王元雍的宫殿园林,可以跟皇宫、学苑相比。他家役使的童仆就生六千几近总人口,他自恃同刹车饭,就要花费一点万钱。河间王元琛以及他比富,用银槽喂马。胡太后在皇宫旁边盖永宁寺,极其壮丽豪华,寺里到处陈设在珠玉锦绣。

神力无比
衙门闻姜映芳治服了张二王,就想发出了同久借刀杀人的毒计让他引战士到天柱渡马去,搞所谓“剿灭盗贼,为庶人除害”。
姜映芳不带一兵一卒,只身去交渡马平等看,只见那些“盗贼”都是片温厚老实的老乡。因为当地大旱,庄稼无收获,闹饥荒,才成群结队来为官府借粮。哪里啊盗贼呢!这时姜映芳才明白好上了当,便把官府发给他的老虎皮脱下,说声“见不善去!”一将火烧了。
衙门知道后,便因姜映芳“通匪”为罪名,下令通缉捉拿。有同等龙,姜映芳正于田里犁田,几个捕兵突然拿他包围。姜映芳若无其事地问:“你们要是怎么?”一个捕兵说:“县大人被我们来传
而前进衙门去!”姜映芳说:“那好,等自己管田犁完了再走!”捕兵们明白姜映芳的决意,又呈现他腰插两执掌铜锤,在不慌不忙地犁田,早巳畏惧了几乎划分,加上田里尽是败泥,谁吗不敢下田去,只好站于
田坎上看。捕兵们于早直等到日头西沉,姜映芳才把田犁完。
姜映芳将田犁完后,一个捕兵又说:“等了老半天,这生该活动了咔嚓!”姜映芳说:“不要忙,等自己将牛洗一洗!”说在拿牛来水塘边,用双手掐住牛脚,提起来,然后放上水塘里,“哗哒,哗啦……”的洗来攘去,掀起层层水圈和波……捕兵从未看了这种提牛洗澡的神力,一个亚个呆,呆若木鸡,谁吧不敢上前方失去赶他。于是,姜映芳牵在牛,大摇大摆地走了。

     
 公元526年,大起义爆发。葛荣领导的一律开销起义军日益壮大起来。葛荣,鲜卑人,曾经开过北魏怀朔镇的始终将,以后到了自义军。起义军在博野县(河北博野)袭击章武王元融,经过同上之鏖战,大败北魏军,元融被从义军杀死。不久,起义军又以定州(河北定州)的如出一辙次战斗里,擒杀北魏军统帅广阳王元深。公元528年,河北底由义军集中在葛荣的负责人下,控制了河北广泛地区。起义军发展至接近百万总人口,”锋不可当”。

夜宿台拱
姜映芳以沟通各地老百姓开展反清斗争,经常奔波让剑河、邛水(今三穗)、台拱(今台江)等各县城,从事秘密活动。
来一致龙,姜映芳到了台围,住在同样寒客栈里。那天晚餐后,听到隔壁有乒乒乓乓的音,他深感有点意外,便问老板说:“隔壁在开怎样?”店老板说:“老弟,你偏偏管睡觉,莫管闲事!”姜映芳又好言对业主说:“老板,跟自家操,不要紧的。”店老板估算一下姜映芳,见他个子虽魁梧,但穿正便,言行忠厚,便以耳边小声说道:“那是住户在练习武打,准备——造反!”姜映芳任了这话,正合自己的旨意,好不喜,就准备去押个究竟。店老板忙拉在姜映芳的手,说:“莫去肇闲,自找劳动!”姜映芳说:“老板,不要紧,我于门缝里看看一下。”
这,弄堂内意识门外有人窥视,一个带头人出来把他揪住,问道:“你是什么人?胆敢来此偷看!”姜映芳嘿嘿笑着说:“哥们担待!你们练武,有好的自身哪怕套,不足之处,大家还可于、商
量嘛!”他如此一说,练武的人口犹放下了手中的铁,围了上去,有的说:“比较?难道你吧会见差一点手?”有的又说:“既然他口出大言,就来完善受咱们看吧I”于是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姜映芳请上了房屋。他进了堂屋,顺手将起一劫持于重的铛,舞来起来——忽东忽西,闪出道道白光,如条条蟒龙护体,近身不得。看的口都拍手叫好,不断喝采。最后,姜映芳以多的铛放下,连一接触粗气也无喘。
原先这些练武的,都是张秀眉的信赖。为了给起义作好充分准备,张秀眉事先派教师在培养将,进行严厉训练。大家表现姜映芳的武艺高强,就恭喜他吧师,作为座上宾招待。
织云揭竿而起
同等八五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无数底“金兰会”会员往天柱织云(又犯执营)集中。杀了罪大恶极之团练头子来祭旗。揭举“奉天伐暴灭清复明统领义师定平王姜”的大红旗。在万众的欢呼声中,姜映芳站于关帝庙前的石狮子身上,撕毁了清王朝之通告,宣读了祥和之《讨清檄文》:“生灵有倒悬之急,社稷有累卵之危。朕本救国救民的心,而出征以得天下。观星台上,已兆美女牵羊(按:切姜字)……”(全文仅存上述几词)。接着,姜映芳以大声呼喊来了“大户人家欠自己钱,中户人家莫肇闲,小户人家和自家活动,打反而大户好分田”的政治口号。姜映芳用了民喜听乐闻的风形式和厉行节约简单的语言,高度地概括了起义的革命行动纲领,得到众多贫寒群众的拥护,纷纷到起义队伍。
一八六二年八月,起义达到高潮,已起义军数万口。
同等八六次年春,侗族起义军攻下天柱城下,并伐木筑城,在汉寨九龙山扎营修殿,建立农民政权。农民军按总一律仿照论功行赏,列序分封。姜映芳被公众拥戴为定平王,龙海宽也龙胜王兼元帅、杨通甲也天王、周家娘为文德王二杨树勋为黔南上,又封熊老旺、陈大六等也四挺用。
于姜映芳的打富济贫、分田分地的革命旗帜指引下,起义军东进,势如破竹,不仅占领了贵州底邛水、青溪、锦屏等县,而且势达湖南的晃州、芷江、会同、靖州对等地。那时,姜映芳的军队自及哪,就将黄荆条插到那里。据传说,现在贵州、湖南大凡有黄荆条的地方,就是那时从义军到了之地方。

图片 1

明白之姜牧童
姜映芳是天柱笨溪人,小时候读了少上修,后来老人挨个早亡,加之家下贫寒,生活并未着落,只好到天柱胡家坪一带帮户看牛。
平龙,姜映芳正放牛到草坪上吃起。有一个人数讥讽地游说:“人穷志不有,才跟牛屁股!”姜映芳顺口答道:“我牵牛,在前面;前头当一把手,后头跟着移动!”从当年,人们不畏赞叹姜映芳说风趣,
天才聪颖,给他取得了一个绰号为“聪明之姜牧童。”长大之后,又起他爷爷姜启践那里学到均等套好武艺,成为一个智勇双均的侗家后生。

     
统治者的挥霍浪费,加重了对老乡的讹勒索。比如调绢原规定各级匹长四丈,可是有些官吏却迫使人民交七八丈算作一郎才女貌,租米也一再加倍征收,以致农的生活进一步不方便。

官逼民反
出于清政府残酷的搂和剥削,用“折征”的计,尽情搜刮百姓。所谓“折征”,即“如秋粮食,市价每石银一两,折钱二简单,是加相同加倍啊;复加以粮房票钱,催差杂费,又加相同倍增啊”(见
光绪《天柱县志·食货志》)。这样的“折征”,农民要因此三石米才会完纳一石米之皇粮国税。为了完纳粮钱,不少人口只能去“挖来亲尸殉葬银器以输官者”(韩超:《苗变纪事》)。在今日的天柱
同其它侗族地区流传下来的风就是即刻底描写。
短官家粮,
欠财主债,
断头谷,生死债,
妻子儿女都得卖。
穷人欠下债,挖起祖坟揭开盖。
死人本无罪,
金银首饰不准戴。
钱加三,
谷加五,
九斗八年三十石。
钱粮倍加倍,
一石变三石。
地头蛇,
了不得,
打打利,
滚滚利,
利上利,
平等年九个对本利。
利呀利,
有钱人得便宜,
穷人断气。
率先祝福八都自可,
其次祀八急忙而不悦。
无异于到年边三十夜间,
第三腊八无处躲。
廉者清到底,
如若钱而比方米;
“不杀不射”,
同一年三万。
清官下乡,
鸡鸭遭殃;
发出吃生笑,
没吃易鬼叫。
官逼民反,
民不得不反,
假使一旦无倒,
钱粮备非。
三十年一样不怎么反,
六十年一如既往好反;
不至黄河心无生,
若到黄河心才甘。

     
 北方各族人民的大起义,严重地打击了北魏底执政,从此后,北魏政权土崩瓦解,开始从统一走向分裂。

   

     
北魏初期,在北边缘设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六镇(以后又增设三镇),驻重兵防止柔然人的抢攻。边镇将非常贪暴,任意奴役士兵,因而激起了盖破六韩拔陵为首的军民起义,起义军屡次打输魏军队。白道(今内蒙呼和浩特市北)一交锋,使广阳王元深带领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后来北魏统治者借柔然的兵力,才把起义镇遏制下来。北魏军队捕虏了在座起义的军民二十几近万总人口,强行将她们押送送至河北失去。这批人才及河北,就同各族人民结合起来,举行了声势浩更为广大的首义。

治服张二王
穷道光年里,天柱县邦洞上边赖洞地方发生一个总人口受张记,又让张二王,或给霸山王。
赖洞有条河,流经邦洞、天柱,注入清水江大河。河上产生座桥梁,叫赖洞桥。张二王是独光棍,认为他发出几乎手武艺,就天天睡在桥梁上,凡是过桥的人数外都要结了桥梁钱。没钱的,不是给骂就是受于,还要搜身上,卡东西。大家对这个恶棍,敢怒而不敢言,连官府也睁只眼闭只眼。后来,有人与姜映芳说。希望他错过治服一下张二国王,为大家出口气。姜映芳答应了人人的乞求,说:“等明
龙自己错过探视。”
其次龙,一共人刚使了赖洞桥。张二王拦桥大声叫嚣道:“丢下过桥钱!”那些人,有些丢了了桥钱,有些手中无钱,只好苦苦哀求。张二王哪里肯依,不是骂之,就是揪那个。正于这时,后
面对来了一个血气方刚男人,和跟气气对张二王说:“哎呀,大哥,不要从他们了,放行吧!”张二王于鼻缝里哼了同等名誉说:“哼!放行,没有如此方便的行!”青年汉子又说:“他们的过桥钱,统统包在自己
身上!”张二王打量了一下青春,见他赤手空拳,就揪住姜映芳的领口骂道:“你当时小杂种,说话是加大屁还是算?!”姜映芳以温柔地游说:“男子汉讲话,说及乌,做到哪里!”张二王任姜映芳就
呢一说,信以为真,说:“老弟,那说拿钱来!”姜映芳见张二王一松手,便伸出一个拳,说:“钱多,在身上,只是这个(拳)不应允!”于是二丁转起起来。他们从早径直由及太阳落;
坡,张二王则输了几糟糕,但嘴还硬,说明天到邦洞街牛场坝去于。
老二上,正逢邦洞赶场,人山人海,好不热闹。这同龙,赖洞凡是会打的师父,几乎都深受张二王请去了,大约有二三十口;而姜映芳也,只是一个丁。张二王他们来车轮战,轮番来战姜映芳:
结果要战不过姜映芳。特别是布置二君主,几赖吃姜映芳于翻于地,只要稍微用力,一拳一脚便只是竣工他的狗命。但是姜映芳考虑到张二王家发老父老母,家里一样贫而雪,便手下留情,没有从不行他
张二王见姜映芳智勇非凡,又未伤他的身,就恭喜姜映芳也师,结也到到,并立志改邪归正。

此次滏口战役明天分解…

讲述者:姜锡三,天柱上笨人,88寒暑,其父姜彦富曾到过“江口屯”的反清战争。
姜玉芹,天柱笨溪人,70大多年度,为从义军将领姜作梁的祖孙。
姜彦槐,天柱笨溪人,66岁。
姜作芹,天柱笨溪人,54春,提供了有书面资料,
姜焕芹,天柱笨溪人,40差不多秋。
姜玉玳,剑河南好人,70大多东。
姜大女,剑河南良,.70多春秋。
张先喜,三穗桐林款场人,50基本上年份,区宣传千事。其外祖父的大与了姜映芳的大起义。
吴展明,(侗族)
搜集整理:吴少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