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国的如何4——两天皇相争 金朝崛起(34)

童贯镇压了方腊起义没多久,东北的金朝派人及东京,催促北宋攻打燕京,夹攻辽朝。

上一章:新三国的如何3——宋夏交战(33)

原来,辽朝经过几赖内乱和各族人民起义力量之打击,渐渐腐朽没落。在即时期,我国东北地区的女真族(我国古代少数民族之一)逐渐强大起来。女真人民长远让辽朝贵族的执政和刮,早就起了显眼的顽抗情绪。

(三十四)新三国的如何4——两王相争 金朝崛起

公元1112年的春,辽天祚(音zuò)帝耶律延禧到东北春州(在今吉林省)巡游,兴致勃勃地当混同江(今松花江)捕鱼,并且令当地的女真各部酋长都交春州上朝。

庆历和议后,宋夏保持了60年底和平。但是宋、辽、西夏内以以持续的摩出撕逼的火舌。

据本地风俗,在历年春季最早抓到的鱼群,要事先为死亡的上代上供,并且摆酒宴庆祝。这同年,辽天祚帝在春州召开了头鱼宴,请酋长们饮酒。辽天祚帝几盏酒下肚,有了几细分醉意,叫酋长们深受他舞。那些酋长虽然未情愿,但是未敢违抗命令,就相继离开座位,跳起民族舞蹈来。

治平元年(1064年),西夏始于蠢蠢欲动,开始攻略庆州,结果当大顺城于宋军击败,夏毅宗李谅祚受伤,一年多继死亡,西夏以后慢慢处于守势,不发好就无见面怪。

通下去轮至一个弟子,他表情冷峻,两肉眼直瞪瞪地往在天祚帝,一动也未动。这个青年就是女真族完颜部酋长乌雅束的小子,名叫阿骨打。

交了宋神宗即位后,宋神宗是北宋末年很发出当之天骄,任用王安石也彼此,“奋然将雪数世之耻”,以变法图强,励精图治,准备收拾躁动不安的西夏。

辽天祚帝见阿骨于竟敢于当在大家之面顶撞他,很无乐意,一再催促他跳;一些酋长怕他得罪天祚帝,也自任何劝他。可是无论好说歹说,阿骨打拿定主意不超越,叫天祚帝下非了阶梯。

程序当1071年
的熙宁战役和1081年的元丰五路伐夏始发起了对西夏底反击,然而老天并无眷顾宋,宋军被了惨败。

当即会头鱼宴闹得不欢而散。辽天祚帝当场没有作,散席之后,他以及大臣萧奉先说:“阿骨从就男这样肆无忌惮,实在而人口无可奈何容忍。不如趁杀了他,免得发生后患。”

西夏一样看宋反攻,立马召集人马开战。

萧奉先认为阿骨打没有好了失,杀了他噤若寒蝉引起外酋长之不满,就说:“他是个粗人,不知底礼节,不值得跟他争论。

宋以及西夏打夏撕毁盟约开始,战争一直不绝于耳不绝,之后依史料载比较知名的发五次于战役(永乐城的战、洪德城战役、两坏平夏城战争、横山之战)。

纵然他生啊野心,小小一个部落,也变为不了天。”

螳螂捕蝉黄雀在晚,而作为了宋与西夏,宋及辽战争的霸主,在三皇家于得不亦乐乎时飞崛起,先是灭掉满的辽国、令西夏俯首称臣、其后重灭北宋,这行势力就是——完颜阿骨从于1115年树立之金朝。

辽天祚帝觉得萧奉先说得起道理,也即将及时桩事搁在另一方面。

图片 1

阿骨打当然不是匪会见跳舞,他是独性格刚愈之人,多年来针对辽朝贵族欺负女真人民,早就不满。现在,眼看辽朝更加腐败,就决定独立门户。

                (一)金朝崛起

抢,阿骨于之生父乌雅束死去,阿骨打继任完颜部首脑,他打城堡,修理武器,训练部队,逐步统一了女真各管,准备反辽。

辽朝末,由于契丹贵族日趋腐化。建国之前,女真人一直也辽契丹人所压迫,前期女真族比较弱,只能选择一个字——忍。

辽天祚帝得知阿骨打备战,一面派大使到阿骨自那里去责问,一面调动河北几总长大军及东北威胁。

女真人民终于受不了了,于是以完颜打骨打带领下活动及了抵御的路,完颜阿骨于成功被1115年统一女真各统,建立能够与辽抗衡的金朝。

阿骨从对属下说:“现在辽人快要动手了,我们而事先发制人,免得被动。”他集中女真各部骑兵二千五百人口,亲自带领袭击辽朝。辽将没有备选,狼狈奔逃。辽天祚帝得知消息,立刻派遣队伍镇压,在混合江边,遭到阿骨从骑兵的痛击。女真兵乘胜追击,兵力发展到一万人数。

金国以起之初,是一个奴隶制国家。阿骨从比较在意缓和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重用一些汉化很挺的渤海人数开顾问,因此金吸收了先进的汉文化,参照汉字创制了女真文,国力日益发达。

公元1115年,阿骨于在会宁(今黑龙江捧城南)正式称帝,国号大金。他即便是金太祖。

沉默吧沉默吧,不以默着爆发,就在沉默着灭亡!

金太祖即位后,攻打辽朝东北中心黄龙府(今吉林农安县)。辽天祚帝派了二十差不多万步兵、骑兵到东北去防守,被金兵打得一败涂地,连武器、耕具都丢掉得精光。辽天祚帝想跟金朝和好,金太祖可免承诺,指名道姓要辽天祚帝投降。

丙子,上从将攻黄龙府,进临益州。州人走保黄龙,取该余民以由。

娄室、银术可近黄龙,上引领兵趋达鲁古城,次宁江州西。

黎明,辽军溃围出,逐北到阿娄冈。辽步卒尽殪,得那耕具数千为吃诸军。是役也,辽人本欲屯田,且战且守,故并其耕具获之。

                        ——《金史·本纪·卷二》

辽天柞帝恼羞成怒,组织兵力七十万,亲自带领及黄龙府去。

1114年,女真开始发动抗争,辽军反击女真起兵攻打,于宁江州底征、出河店之战两作战全败后,天祚帝耶律延禧惊惧,急遣都统耶律斡里朵、左副都统萧乙薛、右副都统耶律章奴等率号20万骑兵、7万步卒驰趋达鲁古城边防。

金太祖命令将士筑好营垒,挖掘壕沟,准备迎击。正以斯时,辽朝有内乱,辽天祚帝下令撤退。金太祖就追击,几十万辽军一下虽没戏了下去。辽天祚帝一上同夜逃了几百里,才算是保住了同样条命。

金主登高,望辽兵若连云灌木状,顾谓左右名为:“辽兵心贰而情怯,虽多,不足畏。” 
                                               
——《续资治通鉴·宋纪·宋纪九十三》

这会儿,辽朝兵力大部丧失,北方人民不满辽朝贵族的主政,纷纷起义。

次年一月,金太祖听说辽重兵在达鲁古城,遂转兵迎战。

有人向宋徽宗提议,辽朝快要灭亡,收复北方燕云失地,这只是是单好机会。宋徽宗派人打山东渡海,前往金朝会晤金尽祖父,表示愿夹上辽朝。双方约定灭掉辽朝之后,北宋取消后晋时代割让给辽朝的燕云十六州失地,北宋拿每年送给辽朝的雪、绢,如数转送给金朝,历史及拿立即起事称“海上的盟”。

金军进逼达鲁古城,金尽祖先率多以登观察辽阵虚实,见辽兵虽多,但阵散情怯,为了免除众将的害怕,他一方面指出:

金兵于南边攻,接连攻下了辽朝四座京城。还留一个燕京,按照双方约定,应该由宋军攻打。

“辽兵心二比方情怯,虽多不足畏。”

童贯刚刚镇压了方腊起义军,就引导十五万人马到来北方,攻打燕京。他充满以为辽兵的主力已给金军消灭,打下燕京可以无花多非常劲儿。哪知辽兵虽然虚弱,比宋军还高得差不多。童贯同并由了简单软败仗,不但燕京并未收复,而且损兵折将,把多年来说积存的粮草、武器都丢光。

一面指挥女真兵抢占高阜列阵,以便居高临下结阵驰击(用骑兵冲击),金兵分三程攻辽,结果辽军阵乱,金将领抓住战机猛攻辽右军,致使辽军败退,入城自保。

童贯以规避失败的权责,暗地使人告金军攻燕京。金军一举拿下了燕京,不情愿还给北宋。童贯只好答应将燕京底租每年一百万贯钱献给金朝,才将燕京赎了回去。这无异于来,北宋朝的腐化可于金朝看穿了。公元1125年,金太祖的兄弟金太宗完颜晟(音shèng)派辽将追杀辽天祚帝,灭了辽朝。接着发兵南下,把进攻矛头转向北宋王朝。

金辽攻防局势有了反转,金太祖以少胜多的达鲁古都的征,开始了女真战略反攻。

1115年秋,阿骨于还要率金兵夺取辽重镇黄龙府(今吉林农安),辽天祚帝得知黄龙府失守,亲率70万军,几乎倾其国内所有兵力,企图一举消灭新生的金政权。

金兵同看之阵仗,都蒙圈了。当时金太祖只来2万人数,两军队比例是1比较35,这架怎么打?

而铁脑袋阿骨从认为,虽然辽兵数十倍于自己,又隆重,但却是乌合之众,庸将怯兵,不足也失色。若是主动出击,成功有望。

他也刺激军心,在众将士面前仰天非常哭,一把鼻涕一将泪地说:

“兄弟等!当初,我接受你们起兵,是为我们不再被辽欺压,让女真人有只属于自己的国度。不思,天祚帝不情愿容我,亲自来征讨。我们现只有一定量久总长,一是合二为一以死战,转危为安;另一样长达凡你们逮我一个,献给天祚帝,杀我一样族,投降契丹,或许能够转祸为福。”

将士们听罢那还了得,感动得一样塌糊涂,无不泣下,决定以及辽军决一死战。

结果乌合之广大的辽军遇到了骁的金兵,两师于护步答冈相遇,辽军大败,死者相属,天祚帝逃跑,金军掳掠到巨军火、财物、牛马。

经此一战,辽军主力败溃,辽从此元气大伤,无力还和金相抗。

金收国二年(1116年)到龙帮忙四年(1120年),又先后学习占了辽之东京及达到京,基本上控制了今天东北地区。

金朝的快崛起,北方之风头有了颠覆的变通,而为于南部朝堂皇位的人数,开始起起了和谐的惬意小算盘……

《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下一章:新三国的如何5——鹬蚌相争
宋辽双亡(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